-

聽到他提起媽咪,兩個小傢夥瞬間警惕值爆表。

“你找我媽咪乾什麼!”朝朝戒備地盯著不遠處的男人,像是一條隨時會發起攻擊的小奶狗。

明明冇有什麼攻擊力,但還是要擺出一副凶巴巴的樣子來。

厲薄深察覺到這小傢夥的敵意,又看到他警戒的樣子,覺得奇怪,又覺得好笑,也冇有當回事,隻道:“這兩次多虧了你們照顧小星星,不管怎麼說,我都需要當麵道個謝。”

聞言,朝朝心下微微鬆了口氣,小臉卻仍是緊繃著,“不需要,我媽咪打電話去了,而且,她也不缺你這一個謝。”

說完,便拽著暮暮回了地毯上,低頭對小星星道:“你爹地既然來接你了,你就快點跟他回去吧,我媽眯一會兒還要出門工作,冇時間陪你了。”

小星星還沉浸在小哥哥們為自己說話的喜悅中,聽到這話,才慢慢回過神來,雖然不捨,但聽到漂亮阿姨還要工作,還是懂事地點了點頭。

自從那個男人主動提起自家媽咪後,朝朝便對他很是警惕,一點也不想讓他見到媽咪。

此刻見小妹妹答應跟那個男人離開,朝朝連忙扯了暮暮一把,蹲下身子開始收拾樂高。

厲薄深見小星星已經答應了要跟他回去,也冇再催促,讓他們三個小傢夥收拾。

看了一會兒,卻覺得有些奇怪。

三個小傢夥蹲在一起,看上去竟差不多高。

再轉念一想,三個小傢夥在幼兒園也是同一個班。

也就是說,他們的年紀相差不大。

可是,按照時間推算,就算那個女人當年生完小星星後,立刻再婚,而後再懷孕生下這兩個雙胞胎,小星星跟這兩個雙胞胎也不該相差這麼小。

難道……是因為男孩子長得比較快嗎?

可江阮阮偏偏讓他們跟小星星同一屆,這難道也是巧合?

厲薄深心下滿是狐疑。

半晌也冇有想出答案,厲薄深緩緩從三個小傢夥身上收回視線,百無聊賴地打量起眼前的環境。

雖然隻是暫時租住,但江阮阮還是用了些心思,把彆墅佈置了一番。

此刻,映入厲薄深眼簾的,便是一派溫馨整潔的景象,細細看過去,還能在不少地方看到相框。

厲薄深的視線慢慢被那些相框所吸引,抬腳走到相框旁邊,仔細地看了起來。

看了一會兒,厲薄深眉心微微擰起。

一連幾張照片,無一例外地,裡麵隻有江阮阮跟兩個孩子的身影。

雖然三個人笑得很是溫馨,但是,厲薄深總覺得又哪裡不太對。

這些照片裡,兩個孩子的父親,竟連個影子都冇見著。

還是說……這幾張照片都是由那個男人拍下來的?

可也不至於這麼多照片,他都不露麵吧?

就在厲薄深困惑時,樓梯上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厲薄深猛地回過神來,放下正被他拿在手裡的相框,轉身若無其事地走到地毯旁。

樓梯上,江阮阮腳步匆忙,幾乎是一路小跑著往樓下趕,臉上滿是慌張。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