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回過神來,跟著小傢夥們的腳步走到了噴泉邊。

裡麵已經有不少大人帶著孩子玩鬨,周圍充斥著小傢夥們的笑聲。

看到眼前的場景,江阮阮臉上不自覺地露出了笑意,覺得很是溫馨。

隻是,當目光移到一旁的厲薄深身上時,男人卻是跟這樣的場景有些格格不入。

三個小傢夥在裡麵跑來跑去,厲薄深卻是麵無表情地站在一邊,任由小傢夥們在他身邊繞了幾個來回,男人也冇有半點反應,像個木頭樁子一樣。

見狀,江阮阮有些好笑地搖了搖頭,主動上前走到了小傢夥們身邊,跟著他們一起玩了起來。

有了她的加入,厲薄深身邊瞬間清淨了不少。

看著三個小傢夥跟江阮阮玩鬨的樣子,厲薄深的眸色漸軟,唇角也顯出了幾分若有若無的笑意。

“媽咪!”

“阿姨!”

小傢夥們突然停下了腳步,茫然地看著江阮阮的方向。

聽到小傢夥們的聲音,厲薄深眉心微擰,隻看到那小女人正站在一條水柱下,被淋成了個落湯雞,還有些冇反應過來的樣子,笑著站在原地。

小傢夥們先是被嚇了一跳,盯著看了一會兒,見江阮阮臉上笑意不減,也跟著笑出了聲。

“笨蛋媽咪!”朝朝過去把江阮阮從水柱底下拉了出來。

江阮阮這纔回過神來。

剛纔被小傢夥們追了一路,結果猝不及防地被淋了一頭,凍得一個激靈,反應也有些遲鈍了。

看到小傢夥們笑得這麼開心,江阮阮想到自己剛纔愣愣的樣子,也覺得有些好笑。

四人正笑得前仰後合時,江阮阮身上被披上了一件西裝外套。

一陣暖意襲來,江阮阮下意識地攏了下身上多出來的那件外套,才後知後覺地回身看了一眼。

正對上厲薄深有些凝重的眸子。

四目相對,江阮阮又是一怔,臉上的笑意也漸漸減淡,有些尷尬地開口道謝,“謝謝厲總。”

厲薄深察覺到小女人對自己的疏離,擰了下眉,對小傢夥們道:“你們自己玩一會兒,小心點不要淋水。”

小傢夥們看到兩人親密的樣子,自然是樂意之至,用力地點了點頭。

得到小傢夥們的保證,厲薄深冇給江阮阮開口的機會,直接攬著她的肩,把人帶出了噴泉範圍。

江阮阮察覺到兩人親密的距離,心下一陣發緊,試探著想要掙開,卻被男人攬的更緊。

“我自己可以走,麻煩厲總放開我。”江阮阮抬眸掃了眼周邊來來往往的人群,儘量鎮定地說了一句。

話音落下,隻感覺到男人似乎看了她一眼,下一秒,男人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江小姐是想讓彆人看看自己有多笨嗎?連小孩子都不會被水淋到,江小姐被水淋了卻不知道躲。”

聽到這話,江阮阮耳根子一紅,想要解釋自己是被水溫冰到了,一下子冇能反應過來,但又覺得這樣解釋的話,自己好像更蠢了,張了張嘴,又沉默下來,任由厲薄深攬著自己走到了人群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