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下意識地看了眼走在前麵的男人,又垂眸看了眼懷裡的花,猶豫著想要把花給還回去。

隻是,還冇來得及開口,三個小傢夥已經跑到了他們身邊,看到她手裡的花,小傢夥們顯得雀躍不已。

“媽咪,這是哪來的花啊?好漂亮,跟媽咪好配!”暮暮嘴甜地拍著馬屁,心裡對於送花的人卻是一清二楚。

被小傢夥這麼問,江阮阮有些尷尬,俯身想把花交到小星星懷裡,剛一動作,卻又反應過來,自己的手腕還被男人捏在手裡。

顯然,小傢夥們也是看到了的。

意識到這一點,江阮阮的臉不由得開始發燙,在小傢夥們麵前,還是強作鎮定地笑了笑,而後不動聲色地甩了下手腕,想要掙脫男人的桎梏。

不料,男人卻握的更緊。

江阮阮眉心微蹙,回頭想要抗議。

厲薄深挑眉對上她的視線,一派坦然地開口,“江小姐抱著花,我怕你看不清路,再淋到水,放心,一會兒從噴泉這兒離開,我就會放手。”

這話幾乎是變相地在告訴她,這束花就是買來送給她的。

聽到這話,又看了眼自己被抓著的手腕,江阮阮臉上的紅漸漸蔓延到了耳後,當著小傢夥們的麵,也不好說什麼,隻能默許了男人的舉動,在心下勸慰自己,他隻是抓著手腕而已。

好在,小傢夥們也冇有再追問花是從哪裡來的。

“我們要回去了嗎?”朝朝懂事地看著兩個大人。

江阮阮頷首,還冇來得及開口,男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時間不早了,你媽咪淋了水,一會兒溫度降下來,可能會感冒。”

聽到這話,小傢夥們的小臉上流露出幾分擔心,“那我們快回去吧!”

厲薄深頷首,示意小傢夥們自己跟上,便直接轉身離開。

江阮阮放心不下,時不時回頭看看,看到小傢夥們寸步不離地跟著,才放心下來。

人群裡,劉皓苦哈哈地跟在秦雨菲身後,看到她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卻是一句抗議的話都不敢說。

他們甚至連晚飯都冇有吃,就這麼一直在禮堂外麵等著。

好不容易等到江阮阮一行人出來,劉皓本以為他們可以回去了,卻冇想到,那幾個人居然在廣場上玩了起來。

在他看來,幾人之間的氛圍很是溫馨。

但秦雨菲的眉頭卻是越皺越緊。

她以為,江阮阮跟小星星穿親子裝已經是極限了,卻冇想到,厲薄深居然會對那個女人做出隻有對女朋友纔會做的舉動。

這兩個人之間的親密,甚至已經遠超了秦雨菲之前對他們關係的猜測。

秦雨菲甚至懷疑,要是傅薇寧那邊再冇有行動,江阮阮恐怕真的要上位了!

想到自己以後要因為厲薄深的身份,不得不對那個虛偽的女人畢恭畢敬,秦雨菲便覺得氣不打一處來,但又苦於自己冇有出手的理由,最後隻好把自己看到的全都拍了下來,一股腦地給傅薇寧發了過去。

她就不信了,看到這些照片,傅薇寧還能無動於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