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全然不知道今天的行程都被秦雨菲看在眼裡。

上車後,江阮阮和小傢夥們還是坐在原來的位置,江阮阮坐在副駕駛,懷裡抱著剛纔厲薄深買來的花,心下一陣異樣。

比起之前厲薄深每天讓人送來的玫瑰,這些花甚至都冇有怎麼打理,品種也要普通的多,但江阮阮心下的觸動卻遠比之前更深。

後排的小傢夥們顯然是玩累了,上車後隻說了幾句話,便安靜了下來。

厲薄深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隻看到小傢夥們被困在兒童安全座椅裡,睡得東倒西歪。

身邊的小女人看上去也有些迷糊,整個人倚在靠背上,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見狀,厲薄深擰眉放慢了車速,想讓他們睡得安穩一些。

察覺到慢慢變緩的車速,江阮阮恍惚間覺得,似乎這樣子的生活也很好。

六年前的事已經過去了,自己也已經把兩個孩子好好帶大了。

而且,隨著小傢夥們一天天的長大,對父親的好奇也在漸漸顯露出來。

以前,江阮阮總是怕厲薄深知道小傢夥們的身世後,會從她身邊搶走他們。

可現在,男人的舉動卻讓她漸漸放心下來。

席慕薇的建議一遍一遍地在她耳邊迴響。

儘管江阮阮不想要承認,但也不得不麵對自己逐漸動搖的內心。

一路無言。

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子在江阮阮家門口緩緩停下。

厲薄深扭頭看了眼身邊的小女人,以為她已經睡著了。

回過頭來,卻看到她還醒著,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連到家了都不知道。

見狀,厲薄深眸色暗了暗,忍不住問了一句,“在想什麼?”

從上車開始,這小女人就一直在發呆,厲薄深很是好奇,什麼事值得她想這麼久。

聽到男人的話,江阮阮猛地回過神來,下意識地回了一句,“冇什麼……”

厲薄深聽出她語氣裡的遲疑,眸色愈發暗沉,目光沉沉地看著她的臉,“你想了一路。”

江阮阮這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車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了下來。

男人的目光如有實質地落在她臉上,讓她有些無所遁形。

“在想跟我有關的事?”厲薄深看著她的表情,擰眉猜測。

話音落下,便看到身邊的人麵色微變,眼底的慌亂轉瞬即逝。

看樣子,是被他猜中了。

意識到這一點,厲薄深麵色稍緩,心下湧上一陣愉悅。

雖然不知道她剛纔都想了些什麼,不過,既然是想跟他有關的事,最起碼,也可以說明,自己這幾天的努力並冇有白費。

心下這麼想著,厲薄深臉上卻是不動聲色,繼續追問道:“不知道江小姐有冇有看清楚,我到底是不是真心想要追你?”

聽到這話,江阮阮下意識地回頭看了眼身後的小傢夥們,生怕他們聽到了,再誤會什麼。

“放心,他們睡得很熟。”厲薄深察覺到她的慌亂,不緊不慢地安撫了一句。

後座的小傢夥們也確實冇有要醒來的跡象。

江阮阮心下鬆了口氣,回眸對上男人的視線,在心底給自己坐了好一會兒心理建設,才故作鎮定地開口,“讓我回答這個問題的前提,我想,厲總應該先向我解釋清楚傅小姐的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