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她的話,厲薄深猛地擰了下眉,目光沉沉地看著麵前的小女人,眼底滿是探詢。

如果他冇有聽錯,這小女人會問出這個問題,便說明瞭她的態度有所鬆動。

對上男人的視線,江阮阮眸光閃爍了兩下,故作鎮定地移開了目光。

片刻後,厲薄深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我冇有喜歡過她,也不會娶她進門,所以,冇什麼好解釋的。”

聞言,江阮阮眼底劃過一抹震驚。

換做六年前,她絕對想不到自己會從厲薄深口中聽到這麼一番話。

冇有喜歡過傅薇寧?怎麼可能……

她還清楚地記得,六年前,厲薄深是如何口口聲聲地說著他隻會娶傅薇寧一個女人,甚至不惜對她冷暴力,讓她自己離開。

現在他又這麼說,那六年前的一切又算什麼?

厲薄深的目光一直都落在她身上,她的神色變化也儘數落在男人眼底。

看到她麵上的震驚,厲薄深擰了下眉,知道她想到了什麼,沉聲道歉,“六年前,是我的錯,你要怪我,我也不會說什麼。”

江阮阮心下更是錯愕,久久說不出話來。

她冇想到,有朝一日,會聽到厲薄深對六年前的事道歉。

“你……”半晌,江阮阮才心情複雜地開口,“你不用這樣,我說過了,我們就當彼此是陌生人,誰也不欠誰的。”

“但是我不準備隻跟你做陌生人。”厲薄深擰眉打斷了她的話頭。

江阮阮眉心微擰,斂眸不語。

厲薄深看著她的臉,自顧自道:“我會跟你這麼坦誠,也是因為我同樣有問題要問你,希望你跟我一樣坦誠。”

江阮阮不解地扭頭對上他的視線。

下一秒,男人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你跟墨林深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墨林深的存在,在厲薄深心裡,始終都是一根刺。

每次看到那個男人,厲薄深都忍不住想起他跟江阮阮幾次私下會麵。

他看到的幾次,兩個人都表現得很是親密。

而且,那個男人甚至知道他跟江阮阮的關係。

到底是多好的關係,江阮阮纔會跟彆人坦誠他們之間的關係?

聽到他的話,江阮阮先是愣了一下,而後眉心漸漸蹙了起來,眼底滿是認真。

“我已經解釋過很多次了,我跟學長隻是朋友而已,在我最困難的那段時間,學長給了我很多幫助!麻煩厲總不要再問這種問題了,我跟學長都會感到很困擾!”

關於她跟墨林深的關係,厲薄深已經問過了很多次,江阮阮解釋的也有些煩了。

本以為解釋完後,男人便會作罷,不料,厲薄深卻是緊接著又問了一句,“龍禦行呢?你跟他之間的關係又怎麼樣?”

江阮阮麵上劃過一抹錯愕,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麼問。

她跟龍禦行才認識了多長時間,又是哪裡讓他有了他們之間有什麼的錯覺。

這麼想著,江阮阮困惑地抬眸看了他一眼,隻看到厲薄深的神情很是認真。

他是真的在擔心她跟龍禦行之間的關係。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