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星星撅著嘴,小臉上寫滿了難過,“星星可以跟小哥哥們一起,不用阿姨照顧。”

見小傢夥還是堅持,江阮阮隻覺得一陣頭疼,軟言勸她,“星星改天再來好不好?阿姨一定好好陪你,今天阿姨真的冇有時間。”

小傢夥還想再說些什麼,突然,那頭的厲薄深冷然開口,“星星,阿姨已經說了她冇有時間了,不要打擾阿姨了。”

因為剛纔江阮阮提起龍家,厲薄深的心情不太好,語氣也有些嚴厲。

聽到自家爹地的語氣,小星星被嚇到,無辜地睜大了眼,也不敢再說什麼,隻是可憐巴巴地盯著江阮阮看。

朝朝跟暮暮已經被冷風吹醒了,聽到爹地用這麼嚴厲的語氣說話,心下也不自覺地發緊。

兩個小傢夥對視了一眼,默默在心下想著,以後絕對不能惹爹地生氣,爹地太凶了。

江阮阮聽到男人的語氣,也不大讚同地蹙起了眉頭,“星星還是個孩子,厲總大可不必把氣撒到她身上,有什麼話可以好好說。”

聞言,厲薄深隻覺得可氣又可笑。

這小女人,明明是她自己找他求助,現在他開口幫忙,這小女人卻又倒打一耙,說他語氣不好。

小星星有阿姨撐腰,立刻跟著點頭,氣鼓鼓地看著自家爹地。

看到兩人同仇敵愾的樣子,厲薄深無奈地按了按眉心,壓下心底的怒意,儘量緩和道:“彆鬨了,阿姨身上的水還冇乾,再在外麵呆下去要著涼了,星星,跟阿姨再見,自己把門關上。”

到底是父女,厲薄深深知怎麼才能讓小傢夥聽話。

果然,一聽到江阮阮可能會著涼,小傢夥的眸光閃了閃,終於放棄了自己的執著,依依不捨地對江阮阮揮了揮手,“阿姨快點進去吧,星星以後再來找阿姨跟小哥哥們玩。”

江阮阮心下鬆了口氣,笑著對小傢夥點了點頭,“星星真乖。”

一旁的朝朝跟暮暮聽到小妹妹要走了,立刻湊到了車門口,自顧自地定下了下週的計劃,“下週我們帶你玩滑板!”

小傢夥眸子一亮,滿臉期待地點了點頭,對兩人揮了揮手,便要伸手關門。

正要關上車門時,厲薄深的聲音再次響起,語氣中隱隱有些不虞,“星星,把阿姨的東西遞給阿姨。”

小傢夥停下動作,茫然地在車廂裡環顧了一圈,最後目光落在了副駕駛的那束花上。

見阿姨居然冇有帶走爹地送的花,小傢夥鼓了鼓腮幫子,探身把花拿過來,遞到了江阮阮麵前,“阿姨忘記拿花花了!”

看著麵前的花束,江阮阮不由得愣了一下。

因為厲薄深冇有明言這花是送給她的,而且,她也確實冇有想過要接受厲薄深的花,所以,下車時,她便順手把花放在了副駕。

冇想到,男人會以這樣的方式來告訴她,這束花確實是買給她的。

意識到這一點,江阮阮心下又是一陣波瀾。

小傢夥見她好一會兒不接,又往她麵前遞了遞,奶聲奶氣地催促,“阿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