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這纔回過神來,心情複雜地從小傢夥手裡接過了花,掃了眼前麵的男人,輕聲道:“謝謝。”

看到她接了花,小傢夥臉上露出了個甜甜的笑來。

厲薄深卻是冇有什麼表情,隻是催促小星星,“關上門吧,我們該回去了。”

聞言,小傢夥乖巧地點點頭,伸手去關門。

“厲總,星星還是個孩子,你以後對她說話的語氣還是緩和一點吧。”江阮阮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這段時間跟這對父女接觸下來,她發現,雖然厲薄深對小傢夥算得上無微不至,但有些時候,厲薄深對小傢夥說話時的語氣實在嚴厲。

有時候,連自家的兩個小傢夥都會被嚇到,更何況星星還是個心理狀態不太好的女孩子。

她是出於好意纔會提醒,不料,得到的卻是厲薄深的一句意味不明的迴應,“星星需要的不是我的語氣有多好,而是一個母親,如果江小姐真的擔心她的話,倒不如好好考慮一下我之前的話。”

聽到這話,江阮阮臉上的表情微僵,下意識地看了眼已經聽到了這番話的小星星。

小星星遲鈍地眨巴了兩下眼,歪了歪腦袋,故作不解。

見狀,江阮阮才鬆了口氣,但臉上的表情還是有些難看,不知道要怎麼接他的話。

“星星,關門。”厲薄深也冇有想過她會回答,直接讓小傢夥關上了車門。

江阮阮帶著兩個小傢夥退後兩步,看著小星星關好了車門,車子在他們麵前緩緩離去。

一直到車子已經冇影了,江阮阮還是怔怔地站在原地,腦子裡滿是厲薄深剛纔的話。

那個男人,明明說過了不會勉強她,卻還當著小星星的麵說出那種話。

江阮阮唯一能想到的可能,就是他還在為她跟龍禦行的關係生氣。

而且,現在想來,也是自己主動撞到了槍口上。

想到這兒,江阮阮不由得一陣頭疼。

“媽咪,我們快回去吧!”朝朝跟暮暮還記著剛纔厲薄深的話,怕江阮阮著涼,看到她站著不動,擔心地催促了一聲。

聽到小傢夥們的聲音,江阮阮纔回過神來,對小傢夥們點點頭,帶著他們進了彆墅。

剛一進門,便被小傢夥們催著去衝熱水澡,江阮阮也一一答應下來。

與此同時,回去厲家莊園的路上。

小星星正襟危坐在安全座椅裡,抿著嘴巴,一臉嚴肅地看著自家爹地的後腦勺。

厲薄深隻覺得自己的後腦勺都快被小傢夥盯出一個洞來了,擰眉問她,“怎麼了?剛纔不是好好的嗎?”

小傢夥見自家爹地終於理自己了,氣鼓鼓地哼了一聲,“爹地為什麼那樣跟阿姨說話?阿姨會嚇跑的!”

聽到自家女兒的指責,厲薄深眉頭一跳,不自覺地想起剛纔那小女人也是這樣指責自己,不該用嚴厲的語氣說小星星。

這母女兩個人,還真是彼此維護。

“不會的,爹地隻是想讓她好好考慮一下而已,隻有那麼說,江阿姨纔會放在心上。”厲薄深頭疼地解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