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傢夥們從小便習慣了江阮阮早出晚歸的生活,自理能力也很強。

在討論了一會兒龍禦行後,很快便各自洗漱好,又給自己熱了牛奶和麪包,當作早餐。

剛吃過東西,門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小傢夥們警惕地對視了一眼,打開可視電話看了看,隻看到小星星甜甜地朝著攝像頭衝他們招手。

看到小妹妹,兩個小傢夥臉上也露出了笑意,連忙給小妹妹開了門。

門口,厲薄深西裝革履地站著,一手牽著小星星。

看到剛纔他們還在討論的男人,暮暮不由得有些心虛,訕訕地站在原地。

好在朝朝還算鎮定,禮貌地問了聲好,“厲叔叔早,小妹妹早。”

“小哥哥們早!”小星星一大早看到兩個小哥哥,心情很好,臉上的笑也燦爛不已。

問過好後,便一臉期待地往屋裡看,想要尋找江阮阮的影子。

隻是,看了一圈也冇看到。

小傢夥著急地扯了把自家爹地的大手。

厲薄深會意,視線從兩個小傢夥身上越過,在屋子裡掃了一圈,同樣冇有找到江阮阮的影子。

見狀,厲薄深不解地擰起了眉頭,“你們媽咪呢?”

按理說,這個時間,那個小女人應該已經準備送小傢夥們去上學了,可現在卻是連人影都看不到。

聽到他的問題,兩個小傢夥有些心虛地對視了一眼,想到剛纔他們討論的話題,猶豫著要不要告訴爹地,媽咪被另一個帥叔叔接走了的事。

厲薄深看出小傢夥們的猶豫,心下微沉,“怎麼了?她是不是不舒服?”

他隻以為江阮阮是因為昨天晚上淋了水,身體不舒服,纔沒有起來。

說著,厲薄深便牽著小星星往屋裡走,想要上樓去檢視那小女人的情況。

見爹地誤會了,兩個小傢夥連忙開口,“不是,媽咪她……她出去了。”

聞言,厲薄深停下腳步,眉心緊擰地回頭看了過來,“她出去乾什麼了?不準備送你們去上學了嗎?”

兩個小傢夥又是一陣遲疑。

“媽咪被一個叔叔接走了。”暮暮忍不住說了出來,剛一說完,便心虛地移開了視線。

聽到這話,厲薄深眉心褶皺愈深,墨林深跟龍禦行的身影在他腦海中反覆出現。

這個時間,能帶走那小女人的,恐怕隻有那兩個人了。

想到那兩個人跟江阮阮的關係,厲薄深的麵色沉了沉,語氣也不自覺地有些嚴肅,“哪個叔叔?你們認識嗎?”

這語氣跟昨天教訓小星星時如出一轍。

暮暮被他嚇到,打了個激靈,正想要全盤托出,突然被自家哥哥戳了一下。

小傢夥猛地回過神來,心虛地把兩隻手背到了背後,皺著小眉頭,裝作認真回憶的樣子,“唔,不認識……”

這話說了還不如不說。

厲薄深擰了擰眉,換了種方式問他們,“那你們知不知道,他接你們媽咪是去乾什麼的?”

“媽咪說,有個小朋友生病了,需要她去看看。”朝朝趕在自家弟弟說漏嘴前開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