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小傢夥奶聲奶氣的聲音,席慕薇愣了一下,眼底滿是感慨。

她記得,上次見麵時,小傢夥還不肯開口,吃飯時,彆人甚至議論小傢夥是個小啞巴。

冇想到再見麵,小傢夥變化這麼大,不僅開口說話了,聲音還這麼好聽,笑起來也軟乎乎的。

看著麵前這麼可愛的小傢夥,席慕薇忍不住笑著摸了摸小傢夥的頭,“真乖。”

小星星笑得眉眼彎彎,等席慕薇從她麵前起身,才又把視線放到了桌上的外賣上,小臉上滿是好奇。

小傢夥從小錦衣玉食,吃食都是家裡的阿姨準備,要不就是奶奶親自下廚,根本不知道外賣是什麼東西,更彆提什麼全家桶。

眼下看到小哥哥們好像對阿姨帶來的飯很是期待,小傢夥心下滿是不解。

席慕薇一覺睡到中午,被江阮阮的電話吵醒,現在也有些餓了,跟小傢夥們打過招呼,便起身到桌邊拆了外賣,給小傢夥們一人遞了一隻炸雞腿。

遞到小星星麵前時,小傢夥卻有些無從下手,眼巴巴地看著席慕薇。

見狀,席慕薇愣了一下,轉而想到小傢夥的身份,似乎冇有吃過全家桶也很正常。

想到這兒,席慕薇回頭給小傢夥拿了一隻一次性手套,耐著性子給小傢夥戴好,又手把手地教小傢夥把雞腿拿住了。

小星星有些害羞地看著麵前的阿姨,“謝謝阿姨。”

席慕薇被小傢夥看的心都化了,連自己還餓著肚子都忘了,看著小傢夥慢吞吞地吃完了一隻雞腿,纔回身自己吃了起來。

剛吃了一個,兜裡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席慕薇心裡一緊,很是不情願地拿出手機看了一眼。

不出所料,又是他們那位金口玉言的院長。

電話內容也不出所料地是叫她去加班。

掛斷電話,席慕薇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匆忙往嘴裡塞了幾口,跟小傢夥們道了聲彆,便起身離開。

剩下三個小傢夥圍著一個全家桶大快朵頤。

另一邊,江阮阮卻是對小傢夥們的午飯情況一無所知。

她對席慕薇還是很放心的,相信席慕薇不會讓小傢夥們餓著肚子。

“剛纔看你給皮皮開的藥,我發現你好像對用藥這一方麵不太擅長。”

吃飯時,兩人閒聊起醫學方麵的事,龍禦行問了一句。

聞言,江阮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確實,我的主攻方向是鍼灸,用藥這方麵確實是有些疏忽,隻是普通中醫的水平,剛纔還好你在。”

龍禦行頷首,“術業有專攻,你的鍼灸手法確實很厲害,連我都自歎不如,至於用藥,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我這邊有些醫書可以借你看看。”

聽到這話,江阮阮不由得有些驚訝,“這……合適嗎?”

她會選擇留下爭取跟龍家的合作,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為了龍家的古醫書。

現在龍禦行居然這麼輕易就要把那些醫書拿給自己看嗎?

龍禦行挑眉,“有什麼不合適的?你是龍家的合作對象,你在醫學領域有所進步,對於龍家也有所裨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