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幾秒,才感激地笑笑,“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這次合作,我一定竭儘全力。”

龍禦行舉起麵前的茶杯,“那我先以茶代酒,代各位合作對象謝過江小姐了。”

江阮阮笑著跟他碰了下杯,想到這段時間以來,龍禦行對自己的幫助,心下一陣感慨。

不得不說,每次對著龍禦行跟墨林深時,他們總有聊不完的話題。

或許,這就是做同行的好處吧!

想到這兒,江阮阮不由得想起了另一個男人。

每次跟厲薄深在一起的時候,他們的談話總是結束的很不愉快……

想到厲薄深,江阮阮臉上的笑意也有些減淡。

“對了。”龍禦行一直注意著麵前的人,看到她的表情變化,雖然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但還是下意識地轉移了話題,希望氣氛能夠輕鬆一點,“今天早上那兩個孩子,叫什麼名字?”

提起兩個小傢夥,江阮阮臉上的笑意又變得真切起來,“朝朝跟暮暮。”

龍禦行頷首,“一直都知道你有孩子,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兩個小傢夥長得很像你,很可愛。”

聞言,江阮阮不由得愣了一下,心底也劃過一抹異樣。

龍禦行的話實在是太過容易惹人誤會。

一時間,她竟有種錯覺,覺得龍禦行的那句可愛,是在說她。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江阮阮暗自掐了下掌心,讓自己回過神來。

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最近自己總是容易胡思亂想。

連龍禦行誇小孩子的話,都會套到自己身上來。

都怪厲薄深那些莫名其妙的話,惹得她草木皆兵。

“第一次見麵,按理說,我應該給他們帶些禮物的,不知道他們喜歡什麼?”龍禦行又道。

江阮阮回過神來,有些心不在焉地笑著拒絕,“不用了,朝朝跟暮暮不會在意這些的,而且他們什麼都不缺。”

龍禦行擰眉,“我這個做叔叔的要送孩子們禮物,你急著拒絕什麼,以後合作起來,我跟他們倆肯定也會時常見麵,到時候,我可不希望因為我冇有送他們禮物,被小傢夥們討厭。”

聽到他這麼說,江阮阮不由得失笑,一時間也冇了拒絕的理由,隻能笑著迴應,“既然是龍少的心意,那我也不好拒絕了,要送的話,就送……”

送小傢夥們什麼,江阮阮一時還真想不到。

小傢夥們從小就很懂事,也不會主動跟她要些什麼。

基本上,他們想要什麼,就會從朝朝的小金庫裡自己拿錢買了。

至於禮物,也都是她買什麼,小傢夥們就要什麼。

好像隻要是她送的,小傢夥們就都會喜歡一樣。

思索時,江阮阮不自覺地想到了當初厲薄深幾次送給小傢夥們的禮物,小傢夥們似乎都表現得很是喜歡。

“要送的話,就送他們一些樂高、機器模型之類的吧。”江阮阮不太自信地開口。

龍禦行眉頭微挑,笑道:“好,我會準備的,你可記得幫我保密。”

江阮阮笑著答應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