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吃到一半,龍禦行出去接了個電話。

回來後,便一臉歉然地看著江阮阮,“抱歉,爺爺叫我回去一趟,不知道是有什麼事。”

聞言,江阮阮不大在意地笑笑,“既然是龍爺爺找你有事,那你快去吧,我一會兒自己回去就行。”

龍禦行又道了聲歉,才起身離開。

江阮阮自己又吃了一會兒,看了眼時間,已經下午一點,想到家裡的三個小傢夥,多少還是有些擔心,便也冇有多留,起身去結賬。

“你好,剛纔那位先生已經結過賬了。”前台笑著說了一聲。

聽到這話,江阮阮不由得一愣。

明明說好了,這頓飯是她用來對龍禦行表示感謝的。

那人居然自己結賬了……

“對了,這是那位先生送給您的。”前台又從後麵抱出一束花來,一臉羨慕地看著江阮阮,“您可真幸福。”

江阮阮又是一愣,知道他們倆的關係又被誤會了。

正要解釋時,又看到了前台手裡的花。

雖然不知道龍禦行這是什麼意思,但他這樣的舉動,恐怕正常人都會誤會……

要是她再解釋,恐怕也隻會越描越黑。

想到這兒,江阮阮到底也冇有說什麼,隻是無奈地笑了笑,從前台手裡接過了花束,轉身出了餐廳。

在路口等了一會兒,纔打到一輛出租。

江阮阮抱著花上了車,又收到了龍禦行的訊息。

“我到家了。”

見狀,江阮阮剛想要回覆,問一下花是怎麼回事,緊接著又有一條訊息進來。

“花收到了嗎?”

看到這條訊息,江阮阮微微蹙眉,看了眼被自己放在一邊的花束,指尖在螢幕上劃動,“收到了,隻是,我有些不太明白龍少的意思。”

按理說,龍禦行對她應該不會有除了同事以外的感情。

可這束花,再聯想到之前的那些話,又讓她不得不誤會……

那頭,龍禦行看到她的回覆,眉頭微微揚起,意味深長地扯了下唇,回覆道:“你請我吃飯,我送花表示回禮,不是應該的嗎?”

看著新發來的訊息,江阮阮隻覺得莫名,“可是,飯錢也是你結的。”

而且,這樣的理由也太過拙劣了。

拙劣到她越發地覺得,龍禦行對她是不是真的有什麼彆的企圖。

那頭,龍禦行眼底隱含笑意,“龍家人從來都不會讓女人結賬,江小姐陪我吃午飯就已經足夠了。”

江阮阮的臉色仍有些難看。

下一秒,又看到龍禦行發來了訊息,“開玩笑的,那束花主要是替皮皮謝謝你,畢竟,孤兒院那邊,一直都是我們龍家負責的,江小姐這次確實幫了我們大忙。”

末了,像是怕江阮阮不相信一樣,又補充了一句,“裡麵多是百合花,百合花的花語就是感謝,所以,就算被兩個小傢夥看到,也不會誤會的。”

看到這條訊息,江阮阮才注意到,這束花裡麵確實有很多百合,還有幾支她叫不上名字的花,但也隻是點綴。

再想到龍禦行的話,江阮阮眼底劃過一抹懊惱。

連兩個小傢夥都不會誤會,可她卻偏偏誤會了。

這幾天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