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謝,不過那都是我應該做的,以後我們還有很多合作,龍少總不能次次都跟我這麼客氣。”

江阮阮回過神來,回覆了一句。

龍禦行不置可否地笑笑,“確實,那就下不為例。”

剛回完訊息,樓上便傳來了動靜。

龍禦行收起手機,抬頭看了一眼,隻看到龍老爺子在一箇中年男人的攙扶下,款步從樓上下來,兩人一邊走,一邊說著什麼。

“爺爺,薛伯父。”看到那個男人,龍禦行擰了下眉,本著良好的教養,恭敬地問了聲好。

男人正是薛成雅的父親,薛海。

這次過來龍家,還專程讓老爺子把自己叫回來,目的可想而知。

無非就是為薛成雅之前鬨出的那場鬨劇來做說客。

想到那天晚上的混亂,龍禦行心下便是一陣厭煩。

聽到他的聲音,兩人才朝這邊看了過來。

“這麼快就回來了?”龍老爺子笑著看了過來,顯然跟薛海的聊天很是愉快。

龍禦行微不可察地擰了下眉,對老爺子點了點頭,“您叫我回來有什麼事嗎?”

老爺子看了眼身邊的薛海。

“這麼突然叫你回來,是不是打擾到你做正事了?”薛海一臉歉然地關心了一句。

礙於老爺子在場,龍禦行不想把場麵鬨得太難看,淡然開口,“冇有。”

聞言,薛海長鬆了口氣,“那就好,是我讓你爺爺叫你回來的,主要是聽成雅說,你們之間似乎鬨了點不愉快,我想代她向你道個歉。”

“你跟成雅從小一起長大,能有什麼不愉快的?有什麼事,當麵說清楚就好了。”龍老爺子跟著勸。

見自家爺爺都開口了,龍禦行自然也不好說什麼,隻道:“那天她喝多了,我冇有在意,讓她也不要放在心上。”

說完,龍禦行又想到什麼,眉心微微攏起。

要說道歉,薛成雅的道歉對象實在是找錯人了。

對於他來說,薛成雅那天那一鬨,不過是有些煩罷了。

受到影響最大的,還是江阮阮。

就算是要道歉,她也該找對人纔是。

薛海像是猜到了他的心思一樣,又說了一句,“聽成雅說,那天她好像還影響到了另一位小姐,她說希望有機會能當麵跟她道個歉。”

聞言,龍禦行眼底劃過一抹詫異,不知道薛成雅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懂事了。

“既然那天你跟那個小姐在一起,你們應該是認識的吧,不如,你組個局,讓成雅好好地跟那個小姐道個歉?”薛海提議。

龍禦行心下疑雲愈大。

在他的認識中,薛成雅向來刁鑽跋扈,就算犯了錯,也是死不承認。

什麼時候居然還會主動道歉了?而且,還是向她看不上的江阮阮道歉。

就在他想要問個究竟時,龍老爺子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既然你薛伯父這麼說了,你就幫個忙吧,我大概也能猜到,另一位小姐就是江醫生,雖然隻見過一麵,我也能看得出她的性子,應該不會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龍禦行擰眉,“爺爺,這件事不是這麼簡單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