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樓下,厲薄深同樣注意到了正在下樓的小傢夥們。

三個小傢夥正想要開口,便看到了厲薄深突然抬頭看向了小星星,麵無表情道:“星星,下來,我們該回家了。”

聽到這話,小傢夥們均是一怔。

小星星更是茫然地睜大了眼,“爹地……”

她明明已經跟阿姨說好了,晚上要留下來吃阿姨做的飯的,爹地這又是什麼意思?

就算爹地真的跟阿姨鬧彆扭,也不應該要帶她走啊。

畢竟,爹地親口說過,要讓她幫忙追阿姨的。

要是連她都回去了,阿姨怎麼會消氣呢?

厲薄深不為所動,“阿姨還有彆的事情要做,我們也不知道晚上會不會有彆的客人來做客,還是不要打擾阿姨了。”

說著,厲薄深往樓梯這邊走了兩步,朝小星星伸出了手。

小傢夥抿著嘴巴,往兩個小哥哥身後縮了縮,奶聲奶氣地拒絕,“不要,星星要跟阿姨一起吃晚飯!”

朝朝跟暮暮也連忙把小妹妹擋在了身後,“叔叔,晚上不會有客人來的,你跟小妹妹可以留下!”

厲薄深擰眉,到底不是自己家的孩子,厲薄深開口時,語氣也緩和了幾分,“你們喜歡星星的話,可以在幼兒園一起玩,不過,現在星星必須要跟叔叔回去了。”

兩個小傢夥著急地對視一眼,知道自家爹地是因為媽咪拿了花回家才生這麼大的氣,但卻一下子冇有辦法。

他們本來是想要下來跟爹地解釋清楚的,可現在這樣,要是他們讓開,爹地就會帶著小妹妹離開……

一時間,兩個小傢夥左右為難。

過了好一會兒,朝朝突然讓開了位置,朝著樓下跑了下去。

暮暮一個人自然擋不住厲薄深,隻能眼睜睜地看著爹地把小妹妹抱進了懷裡,轉身往門口走去。

小星星被自家爹地抱著,小臉上寫滿了不情願,眼巴巴地盯著廚房的方向,希望阿姨能夠出來阻止。

隻是,眼看著自家爹地已經走到了彆墅門口,也不見阿姨的身影。

小傢夥不由得有些失望。

“叔叔!”

突然,朝朝的聲音從厲薄深身後響起。

小星星看著小哥哥手裡拿著的一隻百合花,小臉上滿是不解。

聽到小傢夥叫自己,厲薄深擰了下眉,到底還是停下腳步,轉身看了過來,“還有什麼事?”

朝朝跑的很急,說話時,氣還冇有喘勻,小臉上也泛著紅,“你讓小妹妹留下吃晚飯,我可以送你這朵百合花!”

厲薄深冷硬的臉上顯出幾分不解,不知道小傢夥的花是從哪裡來的,更不知道小傢夥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從媽咪剛纔拿回來的花束裡麵拿的!”小傢夥就像是猜出了他的困惑,奶聲奶氣地解釋,“媽咪說,要是我想感謝彆人的話,就送彆人百合花,因為百合花的花語是感謝的意思。”

說完,小傢夥又有些心虛地補充了一句,“叔叔不要告訴媽咪,我偷偷拿她的花了哦!”

厲薄深這才明白過來,小傢夥的意思是,如果他不帶小星星迴去,小傢夥會很感謝自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