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清楚地聽到了小傢夥們的聲音,心下不由得劃過一抹異樣,卻又很快被一陣心虛給掩蓋了下去。

就在半個小時前,自己剛跟身邊的人鬨了不愉快。

現在不過是玩個小孩子過家家的遊戲,自己卻站不穩,摔在了男人懷裡。

換作任何一個人看來,她的舉動可能都有些刻意為之。

隻有江阮阮自己清楚,她實在是不小心的。

可現在要是解釋,也隻會越描越黑……

江阮阮有些僵硬地倚在男人懷裡,心下一片複雜。

另一邊,小星星卻還是沉浸在遊戲裡,一板一眼地叮囑他們,“不準動哦!”

另外兩個小傢夥立刻應和。

那頭,小星星等不到兩個大人的回答,板著小臉,裝模作樣地盯著他們看。

“知道了。”

厲薄深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江阮阮眼底劃過一抹愕然。

要是真的按照小星星的話,乖乖不動,那她就要被身邊的人一直抱著……

小傢夥們的視線還一直落在他們身上……

想到這兒,江阮阮心下一陣抗拒,剛想要從男人懷裡掙脫,抱著她的那隻手卻緊了緊。

“星星還在等你回答。”厲薄深沉聲在她耳邊提醒了一句。

聽到這話,江阮阮的動作又是一僵。

小傢夥的視線如有實質地落在她身上。

雖然她的角度很難看到小傢夥的正臉,但也能想象到小傢夥可憐巴巴的表情。

江阮阮到底還是心軟了,小聲地答應了一聲,“好。”

聽到兩個大人答應下來,小傢夥們的臉上滿是竊喜。

厲薄深懷裡抱著江阮阮,垂眸看了眼小傢夥們的表情,把他們臉上一閃而過的竊喜看在眼裡。

意識到小傢夥們玩遊戲的真實意圖,厲薄深心下動容,又覺得有些好笑,但也還是配合地抱著懷裡的人一動不動。

隻是,看到懷裡的人也那麼配合時,厲薄深還是忍不住輕哂了一聲。

江阮阮清楚地聽到了男人的哂笑,身體頓時緊繃起來,抬眸看向身邊的人。

厲薄深臉上的笑意還冇有徹底退卻,對上她的視線時,眼底還殘留著些許的溫柔。

江阮阮心下本來還覺得氣不過,隻是,看到男人這副表情,一時間,竟有些陷進去了。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厲薄深這個樣子……

兩人不知道對視了多久,江阮阮才猛地回過神來,後知後覺地意識到,這麼長時間,小星星似乎一直都冇有回過頭去。

意識到這一點,江阮阮眉心微蹙,輕聲說了一句,“我有點累了,不玩了。”

說完,便毫不猶豫地從厲薄深懷裡掙脫出來,轉身上樓去了。

看著江阮阮離開的背影,小傢夥們心虛地對視了一眼,知道他們好像有些太過刻意,被媽咪察覺到了。

厲薄深也微微擰起了眉,眼底儘是無奈。

看來,那小女人還是不肯原諒自己。

“爹地!”小星星最先回過神來,抬手指了指自家爹地,奶聲奶氣地宣佈,“你被淘汰啦!”

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頷首,從兩個小傢夥中間退了出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