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的時候,兩人不是鬧彆扭,就是在跟小傢夥們做遊戲,江阮阮都冇有怎麼注意過男人的臉色。

現在看來,厲薄深這幾天的失眠或許真的是有些嚴重,眼底的青紫肉眼可見。

而且,男人也難得會睡得這麼熟。

就算是六年前,他們僅有的幾次同榻而眠,厲薄深的睡眠也都很淺。

淺到隻要她稍微靠近一些,男人就會立刻醒來,然後冷然地下床離開。

想到六年前的經曆,再看看眼前熟睡的男人,江阮阮心下一陣感慨。

“厲總?”江阮阮輕聲叫了他兩聲,想要把人叫醒,方便她診治。

隻是,男人卻冇有一點反應。

江阮阮猶豫了幾秒,小心翼翼地伸手,握住了男人垂在一邊的手腕。

手指剛搭到經脈上,便看到男人的眉心突然擰起,像是馬上就要醒來了。

見狀,江阮阮心下一緊,手指條件反射地收緊,下一秒,又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連忙想要把手收回來,卻已經來不及了。

厲薄深睡夢中迷迷糊糊地感覺到有人靠近,正想要睜開眼睛看一眼,又感覺到手腕上被人捏了一把,本能地反手抓住了那隻作惡的手,把人反扣進了懷裡。

“唔……”江阮阮猝不及防地被他拽進懷裡,無意識地低吟了一聲,旋即伸手想要從男人懷裡掙脫出來,“厲薄深,是我,放手!”

聽到這個聲音,厲薄深擰了下眉,覺得似乎有幾分熟悉。

抬眸看了一眼,正看到小女人正不安地坐在他腿上,慌亂地掙紮著。

厲薄深接連幾天失眠,好不容易睡熟,卻被人吵醒,心下本就有些煩躁。

眼下又看到這小女人這樣抗拒自己,眸色更是晦暗,手上猛地加大了力氣,讓她動彈不得。

“你乾什麼!”江阮阮猛地蹙眉,察覺到一抹危險的氣息,想要躲開,卻根本掙不過男人的力氣。

就在她還想開口說些什麼時,卻被人反扣住肩膀,強行轉了個身。

兩人的姿勢瞬間變成了江阮阮坐在厲薄深的腿上,怔然地麵對著男人慍怒的臉。

“你彆誤會,星星說,你最近失眠,讓我……”江阮阮慌亂地想要解釋。

不料,話還冇說完,卻看到男人的眉心攏的越發緊了。

“彆吵。”厲薄深因為睡眠不足,頭疼得厲害,看到眼前這張聒噪的小嘴,煩躁地擰了下眉,伸手按住了江阮阮的嘴角。

因為他的動作,江阮阮的聲音戛然而止,好一會兒僵在厲薄深的懷裡不敢動彈,生怕男人再做出什麼曖昧的舉動。

見她安靜下來,厲薄深的麵色也緩和了不少,斂眸緩了一會兒,纔算是徹底清醒過來。

看到懷裡一動不敢動的江阮阮,厲薄深眸底劃過一抹暗色。

或許是天生的惡性根作祟,這小女人的樣子,讓他隻想要狠狠地欺負她。

而且,懷裡這小女人像是被他嚇到了,現在還冇有察覺到他已經清醒了。

意識到這一點,厲薄深眼底劃過一抹轉瞬即逝的笑意,慢慢朝懷裡的小女人傾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