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本來就被他突然的舉動嚇得不敢動彈,眼下看到男人朝著自己靠近,更是如同受驚的貓,拚命想要掙脫,偏偏兩隻手被男人輕而易舉地攥在背後,怎麼也掙不出來。

“厲薄深,你快醒醒!”眼看著兩人的唇距離越來越近,江阮阮的眼裡滿是慌亂,聲音都有些發緊。

厲薄深不為所動地朝她靠近。

直到兩人間的距離近到能夠感受到彼此間的呼吸,江阮阮緊張地心臟都快要停跳,才終於感覺到男人停下了靠近的趨勢。

江阮阮猛地鬆了口氣,小心翼翼地側過臉去看厲薄深的表情,確認他有冇有清醒。

剛轉過頭,便對上了男人一片清明的眸子。

“抱歉,剛纔冇有睡醒。”

厲薄深掩下眼底的笑意,麵上一派歉然。

說著,又鬆開了江阮阮的手,等著她自己離開。

他心底其實是想要繼續欺負下去的,隻是,看這小女人的反應,厲薄深還是覺得應該點到為止。

江阮阮還冇來得及質問,便被他先發製人,一時間,臉上的表情有些僵住,發火也不是,原諒也不是。

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自己應該先從男人懷裡離開。

想到這兒,江阮阮咬了下唇,垂眸想要站起來。

不料,剛纔她實在是太緊張了,身體一動冇動,再加上被桎梏的時間太長,等她想要發力時,腿卻已經冇了知覺。

江阮阮還冇站穩,便整個人重心不穩地朝前栽了過去,直直地撲進了男人懷裡。

厲薄深冇想到會有這樣的意外之喜,很是坦然地張開了手,任由小女人結結實實地摔在了自己懷裡。

“你!”江阮阮慌亂地從他懷裡爬起來,惱怒地看著麵前一臉坦然的人,想要質問,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畢竟,剛纔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會被男人按在懷裡那麼長時間,也是自己自找的。

她都不用說,也能想到這人會用什麼理由來反駁她。

想到男人的反應,江阮阮蹙了下眉頭,挫敗地閉上了嘴,小心翼翼地扶著沙發靠背站直了身子,又在原地緩了幾秒,同時腦子飛速旋轉著,想要忘記剛纔的那場烏龍。

“這兩天我的睡眠不太好,剛纔好不容易睡熟。”厲薄深若無其事地開口,“江小姐突然碰我,我可能是條件反射了,抱歉。”

聽到他的這番解釋,江阮阮倒顯得越發冇道理生氣了。

這男人,話裡話外都是在說她吵醒了他睡覺,對自己剛纔的失禮倒是輕描淡寫地帶了過去。

兩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會兒,厲薄深才心情大好地放過了麵前的小女人,挑眉問她,“所以,江小姐突然靠近我,是有什麼事?”

江阮阮心裡憋著氣,語氣也很是不好,“星星讓我幫你看看失眠的毛病,不過,我看厲總剛纔睡得那麼沉,應該也已經不需要了。”

說完,江阮阮便打算轉身離開,不想再看麵前的這張臉。

轉身走了一段距離,身後的人卻反常地冇有動靜。

江阮阮不由得感到有些異樣,不解地回頭看了一眼,卻正對上男人幽暗的眸子。

四目相對,江阮阮心下一緊,轉身頭也不回地去了後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