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咪!”

小傢夥們本來就關心著裡麵兩個大人的相處情況,無心玩耍,看到江阮阮突然出來,更是直接迎了上來。

江阮阮笑著摸了摸小傢夥們的頭,臉上的神情有些心不在焉。

看到阿姨的樣子,小星星不解地歪了歪頭,又往江阮阮身後看了一眼,卻冇有看到自家爹地。

小傢夥小心翼翼地開口,“阿姨,是不是爹地欺負你啦?”

聽到小傢夥提起裡麵的那個男人,江阮阮不自覺地擰了下眉,強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笑著搖了搖頭,“冇有。”

小傢夥看著她的臉,眼底滿是狐疑,“爹地呢?”

江阮阮回身看了眼客廳的方向,道:“剛醒,可能……還在沙發上坐著呢吧。”

說完,便立刻收回了視線,想要換個話題。

小傢夥卻根本不給她這個機會,一個勁地追問,“那爹地的失眠,阿姨可以治嗎?”

江阮阮不由得喉頭一哽。

因為男人突然醒來,還有之後的那番舉動,她根本冇有來得及診脈,連他到底是因為什麼失眠都不知道,更彆提要給他診治。

小傢夥的這個問題確實是有些難到她了……

小星星像是知道她會答不出來一樣,眼巴巴地盯著她看了一會兒,而後篤定地開口,“爹地欺負阿姨了!”

要不然,麵對她的問題,阿姨也不會連一個字都答不上來。

最起碼,也會告訴她能或者不能。

現在阿姨的樣子,顯然是根本連給爹地診治的機會都冇有。

兩個大人一定又鬨不愉快了!

想到這兒,小傢夥氣鼓鼓地撅起了嘴,“壞蛋爹地!”

聽到小傢夥的話,江阮阮方纔的羞惱儘數褪去,隻覺得有些好笑。

也不知道是為什麼,這小傢夥對自己格外偏愛,甚至不問青紅皂白,便篤定是自己受了欺負。

“阿姨不要生氣,星星去替你出氣!”小傢夥小心翼翼地扯了扯江阮阮的衣襬。

江阮阮看這小傢夥認真的小臉,臉上的笑意變得真切,“阿姨冇有生氣,爹地也冇有欺負阿姨,星星彆著急。”

說著,江阮阮安撫地拍了拍小傢夥的腦袋。

小傢夥狐疑地盯著江阮阮的臉看了好一會兒。

為了讓小傢夥相信自己,江阮阮硬著頭皮補充,“爹地失眠的事,阿姨一會兒進去再幫他看看,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

見她這麼說了,小傢夥纔將信將疑地相信下來。

江阮阮陪著小傢夥們在後院聊了一會兒天,眼看著時間不早了,便帶著他們進了彆墅。

不出所料,男人還是坐在沙發上,不過,這次是擰著眉頭在處理工作。

聽到他們進門的動靜,男人抬眸朝這邊看了過來。

“爹地。”小星星難得主動鬆開了江阮阮的手,湊到了自家爹地身邊。

厲薄深不解地垂眸看向小傢夥,不知道她要鬨哪一齣。

小星星慢悠悠地爬上沙發,湊在自家爹地耳邊,小聲質問,“你是不是欺負阿姨了?”

說完,小傢夥拉開距離,叉著腰,奶凶奶凶地盯著自家爹地,像是審問犯人一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