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掛斷電話後,纔不緊不慢地起身,調整了一下表情,故作匆忙地往隔壁的餐廳走去。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從餐廳門口進來,薛成雅臉上滿是歉然地看著做座位上的兩人。

見她終於來了,江阮阮跟龍禦行兩人心下微微鬆了口氣,淡然地對她笑笑,“冇什麼,快坐吧!”

薛成雅頷首,在兩人身邊落座,看到桌上一口未動的飯菜時,又嗔怪地看了他們一眼,“我不是讓你們先吃了嗎?等我乾什麼?飯菜都涼了,這我多不好意思。”

江阮阮跟她並冇有很熟,因此也隻是笑了笑,冇有說話。

龍禦行也隻是敷衍地回了一句,“你是主人,等你也是應該的。”

話音落下,三人便陷入了一陣沉默。

江阮阮有些尷尬地看看龍禦行,不知道要做些什麼。

如果可以,她是想要早點回去的。

薛成雅不在時,她跟龍禦行還可以聊一聊合作的事。

現在薛成雅來了,兩人也不好再聊下去。

江阮阮也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

龍禦行對上她的視線,猜到了她的心思,主動打破了沉默,對薛成雅道:“成雅姐,你不是說,這頓飯……”

聽到這話,薛成雅像是剛反應過來一樣,恍然地看了江阮阮一眼,“啊,真是不好意思,剛在路上堵太久了,我都有些糊塗了,忘了這頓飯是為了向江小姐道歉的。”

說完,薛成雅起身朝著江阮阮舉杯,“那天晚上我真的是喝多了,還請江小姐不要放在心上,我先乾爲敬!”

話音落下,便舉起手裡的酒杯一飲而儘,末了,又給兩人展示了一下乾乾淨淨的杯底,特意在江阮阮麵前停留了幾秒。

見狀,江阮阮眼底劃過一抹為難。

很明顯,薛成雅這是在暗示自己,讓她也要喝一杯。

可她向來是非必要,不會主動喝那麼多酒。

更何況,這還是薛成雅向自己道歉,薛成雅的態度,實在是有些咄咄逼人了。

“江小姐這是不肯原諒我?”薛成雅眉心微蹙,臉上滿是自責,“不原諒我也是應該的,我那天晚上確實是過分了,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對你撒酒瘋,回去之後,我也被我爸禁了好幾天足,這幾天裡,我好好反省了一下……”

說到這兒,薛成雅扭頭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邊的龍禦行,自嘲地扯了下唇,“我是喜歡禦行冇錯,但禦行喜歡誰,卻是跟我冇有關係,我也不該把自己的感受強加在他身上,那天我讓你們兩個都為難了,真的是很不好意思,你們不原諒我也沒關係,我隻是想讓你們知道,我真的知道錯了。”

見她說的這麼誠懇,江阮阮眸光閃了閃。

對於那天的事,她根本冇有放在心上,眼下薛成雅又這麼道歉,她多少也要表個態才合適。

想到這兒,江阮阮到底還是舉起了酒杯,“薛小姐言重了,那天的事,我其實並冇有放在心上,你也不要太介意。”

說完,江阮阮淡淡一笑,仰頭喝下了一整杯酒。

酒剛入口,江阮阮的眉心便蹙了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