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薛家。

薛成雅一大早便打開了晨間新聞,等著看江阮阮的笑話。

果然不出所料,新聞剛播完,網上立刻炸開了鍋,儘是對江阮阮的聲討。

不過,龍禦行居然會為了那女人發聲,薛成雅也是冇有想到,更冇想到的是,連龍家都拖下了水。

見狀,薛成雅多少還是有些心虛,連忙安排了人到江阮阮研究所鬨事。

當天中午,江阮阮再打開新聞時,看到的便是自家研究所門口堵滿了記者和討說法的人群。

看到螢幕裡的場景,江阮阮心下一緊,冇有半點猶豫,立刻起身趕往了研究所。

這次的事是衝著她來的,她不能讓研究所的員工們受到影響。

半個小時後,江阮阮出現在了研究所門口。

看到她出現,研究所門口的記者和人群紛紛調轉了方向,朝著她衝了過來。

“您就是江小姐吧?請問對於網上的輿論您有什麼要說的嗎?”

“您跟龍少到底是什麼關係?真的如網上所說,您是走後門加入項目的嗎?”

“……”

江阮阮剛一下車,便被眾人團團圍住,目光所及,隻有黑乎乎的話筒。

甚至有人幾乎把話筒懟到了她嘴邊,還一個勁地往她身邊湊。

儘管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麵對這樣的情形,江阮阮還是有些招架不了,隻能背靠著車門來穩住自己的身形。

“我……”

她剛想要開口,那頭立刻有記者打斷了她的話頭,“名單上除了您之外,每一位醫生的名字,我們都如雷貫耳。請問您對自己的醫術作何評價?”

麵對醫術方麵的質疑,江阮阮多少比較熟悉,當下迴應道:“我們研究所的微博賬號已經放出了這段時間以來,我所參與過的醫學項目,要是對我的醫術有所質疑,可以到我們研究所的賬號瞭解。”

說完,江阮阮還想再說些什麼,卻又一次被打斷,“即使這樣,您的成就還是遠遠比不上名單上的其他醫生,您承認嗎?”

聽到這話,江阮阮的眉心微微蹙起。

名單上多是她的前輩,她自然不可能否認這個記者的話。

但要是承認,就說明她自己也默認了,自己的資格遠遠不足以跟龍家合作。

更是坐實了網絡上的謠言。

意識到這是個陷阱,江阮阮一時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在眾人看來,她的沉默卻相當於是默認。

一時間,人群中又一次炸開了鍋。

江阮阮耳邊儘是此起彼伏的質問。

就在她感到無助時,人群外突然傳來了一陣騷動。

眾人不知道被什麼吸引,紛紛安靜下來,朝著騷動傳來的方向看去。

江阮阮被圍在中間,對外圍發生的事一無所知,隻知道眾人的注意力從自己身上移開了,心下也終於可以緩一口氣,抓緊時間想著應對的辦法。

“厲總?”

就在她努力想著措施時,耳邊突然傳來了一聲驚歎。

聞言,江阮阮臉上的表情猛地一僵,不由得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

這個時間,厲薄深那個大忙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