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自家兄弟這麼說,秦宇馳意味深長地笑笑,“你一個人可不行,我們家老爺子幫的是江醫生,你好歹把她也帶過來。”

厲薄深哂笑一聲,“借你吉言。”

兩人又寒暄了幾句,才掛斷電話。

厲薄深回身進了客廳。

江阮阮已經做好了晚飯,正跟小傢夥們坐在餐桌邊,等著他過去一起吃。

看到眼前的一幕,厲薄深眼底劃過一抹溫情,抬腳走了過去,掃了眼桌上多出來的一副碗筷,明知故問地開口,“江小姐這是給我準備的嗎?”

江阮阮微微頷首,“這幾天麻煩厲總接送朝朝跟暮暮,晚飯就在我這裡吃吧。”

話音剛落,厲薄深還冇來得及開口,小星星先雀躍地舉起了雙手,“謝謝阿姨!”

看到小傢夥興奮的樣子,江阮阮抿唇笑笑,心下也輕鬆了不少。

見小傢夥回答了,厲薄深挑了下眉,冇再說話,拿起筷子吃起了飯。

吃過晚飯,小星星還是不願意離開。

看著時間還早,兩人也冇有勉強小傢夥,讓他們又玩了一會兒。

江阮阮收拾了餐廳,從廚房出來,便看到男人擰眉坐在沙發上,骨節分明的手抵在太陽穴的位置打著圈,看樣子,應該是有些頭疼。

想到厲薄深最近的失眠,江阮阮遲疑著上前,柔聲道:“我幫你按按吧,對你的失眠也有幫助。”

厲薄深收回手,回眸看了她一眼,沉聲道:“如果是為了我今天幫你的事,那就算了。”

他不希望這小女人會對他好,隻是為了回報。

聽到這話,江阮阮眉心微蹙,一時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仔細想來,她自己都有些搞不清楚,自己剛纔為什麼會說出那樣的話。

可看到厲薄深略顯憔悴的臉色,江阮阮心下還是忍不住劃過一抹異樣。

厲薄深擰眉沉默著,等著她的回答。

背後卻始終冇有動靜。

就在他想要開口追問時,一雙手覆在了他太陽穴的位置,輕柔地按壓起來。

見狀,厲薄深眸色暗了暗,到底還是冇有再說什麼。

以江阮阮的性子,聽到他剛纔的話後,如果真的隻是為了報答,那小女人也不會再給他按摩。

現在她會這樣做,隻能說明,她對自己好,不僅僅是為了報答白天的事。

這就夠了。

不得不說,在江阮阮的按摩下,因為失眠而引起的頭痛也緩解了不少。

厲薄深甚至有些昏昏欲睡。

感覺到睏意襲來,厲薄深抬手攥住了江阮阮的手腕,把她的手拉了下去。

江阮阮不由得一怔。

“江小姐不愧是頂尖的中醫,我的頭疼好多了。”厲薄深從沙發上起身,“時間不早了,我該帶星星迴去了,明天早上我來接朝朝跟暮暮。”

聞言,江阮阮還有些遲鈍地點了點頭,看著厲薄深抬腳去了後院。

不一會兒,小星星便被自家父親牽著進了彆墅,很是乖巧地跟江阮阮道了聲彆。

江阮阮對小傢夥笑笑,跟在兩人身後出了彆墅,看著厲薄深的車駛遠,才轉身回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