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天晚上,秦家便做出了聲明,表示秦老爺子的頑疾是經江阮阮的手治好的,江阮阮能夠被選中參加龍家的項目,也是經由秦老爺子介紹。

這個聲明一出,網上更是炸開了鍋。

一時間,白天還一邊倒的輿論,有一半的人都轉而支援起了江阮阮,卻還有人對江阮阮提出質疑。

臨睡前,突然看到這個訊息,江阮阮隻覺得一陣動容。

她也想過,來找秦老爺子破局,但又不想拖老爺子下水。

卻冇想到,秦家會主動幫她。

儘管網上還是有人在質疑她,但情況也已經比白天好了不少。

江阮阮不好打擾老爺子休息,隻好給秦宇馳打去了電話。

那頭,秦宇馳剛剛給自家的公關安排好任務,轉頭便接到了江阮阮的電話。

“秦氏的聲明我看到了,謝謝秦少為我出聲。”江阮阮感激地道謝。

秦宇馳意味深長地笑笑,“彆光謝我,說實話,這次的事我也冒了不小的風險,要是隻看在你的麵子上,我未必會出麵。”

聽到這話,江阮阮不由得一怔,聯想到了上次在孤兒院義診時,秦宇馳的語氣似乎也跟現在差不多。

當時是因為自己把厲薄深的好意錯認成了秦宇馳,向他道謝。

難道,這次……

“厲薄深找過你了嗎?”江阮阮猜測著問了一句。

話音落下,便聽到了秦宇馳的笑聲,“冇錯,本來我也打算這麼做,不過,深哥剛纔特意給我打了個電話,所以我才決定連夜把這個聲明發出去,江醫生要謝的話,可別隻謝我一個人。”

江阮阮心下一陣複雜。

所以,她準備晚飯時,厲薄深去陽台上打的那通電話,是給秦宇馳打的,目的則是為了讓他出麵,幫自己解圍。

要不是秦宇馳說出來了,那男人或許還會一直瞞著她。

想到這兒,江阮阮心下一陣複雜。

“我會的,謝謝秦少,老爺子那邊,改天我會當麵向他道謝的。”江阮阮收起思緒,淡聲說了一句。

秦宇馳笑著答應下來。

掛斷電話,江阮阮下意識地劃出了厲薄深的聊天視窗,指尖在螢幕上劃動了半天,卻始終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半晌,到底還是什麼也冇有發,把手機收了起來。

……

薛家。

薛海滿以為自家女兒已經向江阮阮道了歉,江阮阮也已經原諒了她,這樣一來,厲薄深也會放過薛家,薛家的危機便會迎刃而解。

不料,等了一整天,薛家的情況卻還是跟前兩天一樣,不斷地有合作商打電話過來,以各種理由要求解除合作。

到了晚上,狀況更是急轉直下,打電話過來的合作商連藉口都不找了,直言是厲氏施壓,讓他們跟薛家取消合作,薛海自然是什麼都不敢說。

掛斷電話,薛海才終於意識到了不對,上樓敲響了薛成雅的房門。

房間裡,薛成雅看著手機,麵色難看不已。

不過才一天!她精心策劃的局麵居然這麼快就有了反轉!

甚至連秦家都為了那個姓江的女人出麵!

那女人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