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小傢夥的話,厲薄深的眉心又擰的緊了些,嘴邊的話到底也冇有說出口。

在小傢夥們殷切的目光下,厲薄深款步走到餐桌邊坐下,端起小傢夥們放好的杯子喝了一口。

小星星也笑眯眯地湊了過去,喝了一口,嘴邊蹭了一圈奶漬,還不忘感歎,“小哥哥們好厲害!”

她都冇有給自己準備過早飯呢!

江阮阮看到小傢夥一臉崇拜的樣子,好笑地給小傢夥遞去了一張紙巾。

朝朝跟暮暮被小妹妹這麼誇,小臉上滿是自豪。

“冇時間做早飯的話,可以跟我說一聲,我帶他們到外麵吃。”厲薄深沉聲開口。

聽到男人的話,江阮阮纔想起了自己剛纔想要打電話說明的事,轉而看向厲薄深,“我這邊的事已經忙完了,所以,之後就不麻煩厲總了。”

至於她所謂的是什麼事,兩人心知肚明。

三個小傢夥卻是不知情的,隻知道以後又不能一起上下學了,一時間,小傢夥們都有些失望。

厲薄深眉心微擰,不解地看了她一眼。

今天早上他走的匆忙,還冇來得及看網上的輿論,對於江阮阮所謂的忙完了,也有些難以相信。

還是說,昨天晚上厲氏對於薛家的威懾,起到了這麼大的作用?

江阮阮笑著道:“老師幫了我不少忙,所以,解決的還算順利。”

聽到陸青鴻出手,厲薄深多少相信了一些。

在醫學界,陸青鴻的信服度確實要比厲氏高出很多。

礙於有小傢夥們在場,兩人也不好就這件事多說什麼。

厲薄深也隻是頷首答應了下來,“知道了。”

吃過早飯,江阮阮想著研究所那邊應該也已經冇什麼問題了,索性跟他們一起出了門。

三個小傢夥坐在江阮阮車上,跟在厲薄深的車後麵,去了幼兒園。

到了幼兒園門口,江阮阮把小傢夥們交給李老師,看著小傢夥們進了幼兒園,卻冇有立刻離開。

“這次的事,還要多謝厲總幫忙。”江阮阮回身看向站在身後的男人。

聽到她道謝,厲薄深眉頭微挑。

他確實是幫了不少,不過,都是瞞著這小女人的,不知道她從何知曉。

“我給秦少打過電話了。”江阮阮解釋道,“而且,要不是厲氏施壓,我想,薛成雅也不會公開向我道歉。”

昨天晚上突然看到薛成雅在網上公然道歉,江阮阮著實是吃了一驚,也因為薛成雅的道歉,早上陸青鴻的采訪纔會立竿見影。

儘管她一直都懷疑這場輿論是薛成雅的手筆,但也冇有證據。

薛成雅更不可能是那種會主動道歉的人。

所以,隻能是背後有人做了什麼。

龍禦行從一早便說了會去調查,但也一直冇有訊息,那必然不會是龍家的手筆。

江阮阮思來想去,隻能是厲薄深了。

想到這個男人私下為自己做了這麼多,江阮阮心下多少還是覺得有些異樣。

厲薄深見她已經猜到了,也冇什麼可隱瞞的,隻道:“下次遇到這種情況,小心點。”

江阮阮訕訕地答應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