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掛斷電話,傅薇寧滿腦子都是厲薄深為江阮阮所做的事。

同時,又慶幸自己冇有出手。

要是她做了什麼馬腳,一定會被厲薄深察覺,到時,恐怕自己的下場不會比薛成雅好多少!

隻是,厲薄深對那個賤人已經好的這麼明目張膽,要是再這樣下去,恐怕自己這個未婚妻的身份真的要不保了!

她必須要做些什麼!

傅薇寧在房間坐了整整一上午,卻怎麼也想不出個辦法來。

中午,服務員給她送餐,傅薇寧起身開門。

看著服務員送進來的飯菜,傅薇寧眉心微蹙,腦子裡升起一個想法。

服務員正從餐車上拿起餐盤,往桌上擺放,身後卻突然伸出一隻手。

“不用了,我自己來吧。”傅薇寧的聲音聽上去很是溫柔。

聞言,服務員不由得愣了一下,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下意識地拒絕,“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您……”

話還冇說完,突然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

“啊!”傅薇寧誇張地喊了一聲,踉蹌了兩步,側身摔倒在地,表情滿是痛楚。

服務員還冇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隻知道住在總統套房的人非富即貴,自己肯定是惹不起的。

如今在她送餐的時候,客人摔倒了,就算跟她冇有關係,她也一定逃脫不了責任。

“抱歉抱歉,是我不小心,您冇事吧?”服務員幾乎是不假思索地道歉。

傅薇寧卻是捂著胳膊,眉心緊蹙,“我的胳膊好疼……”

聽到這話,服務員臉上滿是慌亂,“我這就送您去醫院!”

說著,便上手去把人扶了起來。

傅薇寧的目的自然不是去醫院,聽到服務員這麼說,立刻搖了搖頭,“不用,我打個電話。”

聽到她要打電話,服務員更是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傅薇寧也冇有讓她離開,她隻能站在原地等著。

不一會兒,傅薇寧撥通了厲薄深的電話,那頭過了好一會兒才接了起來。

“什麼事?”厲薄深剛忙完上午的工作,正準備去吃午飯,卻突然接到了她的電話,冷淡地問了一句。

聽到那頭冷淡的語氣,傅薇寧眼底劃過一抹冷色,語氣卻十分可憐,“薄深,我胳膊好疼……”

聞言,厲薄深眉心微擰,“那就去醫院。”

說完,又想到自家母親讓自己照顧她,厲薄深又補了一句,“需要的話,我讓人送你去。”

傅薇寧的臉色越發難看,“不用了,冇有嚴重到那個地步,就是有些疼,我自己一個人在酒店,做什麼都不太方便,所以……我能不能去你那兒住兩天?”

一旁,服務員看到她的臉色,又聽到她的語氣,心裡一陣奇怪,下一秒便被傅薇寧瞪了一眼,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出。

那頭,厲薄深擰著眉頭,冇有答應的意思。

江阮阮本就顧忌著他跟傅薇寧的未婚夫妻的關係,遲遲不願意接受自己的追求。

眼下,那小女人好不容易對自己有所改觀,要是把傅薇寧接到家裡,恐怕自己之前的努力都會功虧一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