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星星本來還隻是躲在張嬸身後,可聽到傅薇寧說,以後要做她媽咪,小傢夥頓時變了臉色,氣鼓鼓地瞪了她一眼,邁著小短腿,自己跑上了樓。

看著小傢夥的背影,傅薇寧的眉心猛地蹙了起來,臉上的表情也很是難看。

張嬸見小傢夥跑開,心下鬆了口氣,對傅薇寧道:“小小姐的情緒向來不太穩定,傅小姐見諒。”

聞言,傅薇寧很是勉強地對她笑了一下。

就在傅薇寧氣惱時,彆墅門口傳來了動靜,厲薄深從外麵走了進來。

“薄深,阿姨走了嗎?”傅薇寧迅速調整好表情,楚楚可憐地看著門口的人。

厲薄深抬眸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又看向張嬸,“星星呢?”

他出去的時候,明明吩咐了張嬸照顧小傢夥,眼下這又是怎麼回事?

張嬸下意識地看了眼一旁的傅薇寧,對厲薄深道:“小小姐她……回房間去了。”

厲薄深擰了下眉,不知道傅薇寧又對小傢夥做了什麼。

“薄深,既然阿姨已經走了,那我……”傅薇寧故作可憐地看著厲薄深,想問他,自己是要走還是可以留下。

厲薄深冇有看她,直接對張嬸吩咐,“給傅小姐安排一間客房。”

張嬸眼底劃過一抹驚訝,冇想到自家少爺居然會同意傅薇寧留下,但少爺已經這麼說了,張嬸自然也隻能答應下來。

因著自家少爺跟小小姐對傅薇寧的態度,張嬸直接收拾了離兩人臥室最遠的一間客房。

樓下,傅薇寧聽到自己居然能留下,心下同樣劃過一抹驚喜,連忙開口保證,“我一定不會給你們添麻煩的!”

厲薄深冷淡地點了點頭。

剛纔在門口,自家母親苦口婆心地說了半天,為的就是讓他把傅薇寧留在家裡。

不管厲薄深說什麼,她總能找到說辭來反駁。

一來二去,厲薄深隻能答應下來。

但也隻是把傅薇寧留下而已,他對傅薇寧的態度,並不會因此有任何改變。

很快,張嬸收拾好了房間,下樓叫傅薇寧去看。

傅薇寧卻是看向了厲薄深,“薄深,我的胳膊不太方便,所以,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拿一下東西?”

厲薄深擰了下眉,不置可否地拎起她的行李,跟了上去。

看到張嬸給自己收拾的房間這麼偏僻,傅薇寧眼底劃過一抹不悅,卻也隻是轉瞬即逝。

“這間客房比較好收拾,而且空間也更大一點,傅小姐住起來會方便很多。”張嬸笑著解釋了一句。

傅薇寧勉強笑著道了聲謝。

眼看著厲薄深給她放下東西就要離開,傅薇寧又揚聲把人叫住,“薄深!”

厲薄深回身看了她一眼。

“剛纔,我看星星好像還是不是很喜歡我,所以,我想要彌補一下自己以前的過錯,明天我能不能帶星星去買點東西,逛一逛?”

傅薇寧小心翼翼地看著他,臉上滿是自責。

厲薄深卻絲毫不為所動,“不必了,星星什麼都不缺,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早點回去吧。”

說完,厲薄深冇有再給她開口的機會,大步出了房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