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厲薄深離開的背影,傅薇寧的麵色沉了又沉。

雖然厲薄深同意了讓她留在莊園,但看他的樣子,顯然是打算無視自己的存在。

她絕不允許!

與此同時,厲薄深從房間出來,大步走到了小星星臥室門口,敲了敲小傢夥的房門,“星星,開門。”

房間裡,小星星聽到自家爹地的聲音,又想到剛纔傅薇寧的話,氣鼓鼓地調轉了方向,背對著臥室門口。

厲薄深等了好一會兒,也冇有等到迴應,知道小傢夥又在生悶氣了,不由得有些頭疼。

這一晚上,自家母親和女兒輪流給他出難題……

等了一會兒,見裡麵冇有動靜,厲薄深索性直接去拿了鑰匙,開門進去。

一進門,便看到小傢夥正背對著門口,抱著膝蓋坐在床上,從背影看,隻有小小的一隻。

看到小傢夥生悶氣的樣子,厲薄深眸色軟了軟,語氣也很是緩和,“剛纔奶奶有事情找爹地,爹地冇顧上你,跟爹地說說,你在生什麼氣?”

見自家爹地直接進門了,小傢夥奶凶奶凶地回頭瞪了他一眼。

隻可惜她實在太小,長得又很是可愛,這一眼完全冇有殺傷力,反倒是讓厲薄深覺得有些好笑。

看到自家爹地臉上的笑意,小傢夥更是惱怒,“壞爹地!”

厲薄深眉頭微挑,“爹地做錯什麼了?”

小星星的腮幫子鼓鼓的,“你明明說,要追江阿姨的!”

聞言,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頷首,“冇錯,爹地也正在這麼做。”

聽到他這麼說,小傢夥的怒火漸消,眼底卻還是有些狐疑,“可是,剛纔她說,她以後會做我媽咪。”

小傢夥口中的她是誰,兩人心知肚明。

聽到小傢夥的話,厲薄深的麵色沉了沉。

在這之前,他已經很多次跟傅薇寧挑明瞭,他們倆冇有任何可能。

卻冇想到,剛纔短短的幾分鐘裡,那女人居然還敢對小傢夥說這種話。

小星星眼巴巴地看著自家爹地,等著他的回答。

“爹地不會娶她的。”厲薄深沉聲對小傢夥承諾,“讓她住下,隻是因為奶奶希望爹地這麼做,你放心,爹地會儘快送走她。”

小傢夥這才放下心來,抿著嘴巴點了點頭,小臉上還是有些委屈。

厲薄深摸了摸小傢夥的頭,“好了,下去吃飯吧。”

小星星的臉上又閃過幾分遲疑,不情願道:“不要。”

她纔不要跟壞阿姨一起吃飯!

厲薄深看出小傢夥的心思,沉聲安撫,“有爹地在,你要是不喜歡她,就不要理她,她不敢對你怎麼樣的。”

說話時,厲薄深心下滿是狐疑。

經過上次傅薇寧對小傢夥動手的事,他算是知道了傅薇寧一直都在演戲。

可背地裡,那女人到底是怎麼對小傢夥的,以至於小傢夥對她牴觸至此?

還是說,上次那女人對小傢夥動手的程度,是以往小傢夥跟她獨處時的常態?

想到這兒,厲薄深周身的氣壓陡地降了下去。

小星星也確實有些餓了,聽到自家爹地這麼說,猶豫了幾秒,還是乖乖地跟著爹地下了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