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樓下,傅薇寧已經在餐桌邊坐著了。

看到兩人下來,傅薇寧看向小星星,臉上滿是歉然,“星星,對不起,剛纔阿姨好像又說錯話了。”

小星星抓著厲薄深的手,抬眸看了眼自家爹地,向他確認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無視那個人。

厲薄深安撫地摸了摸小傢夥的頭,把小傢夥攬到了自己身邊。

父女倆誰也冇有理會傅薇寧。

一時間,餐桌上的氛圍顯得很是僵硬。

傅薇寧眼看著那對父女互相夾菜,壓根都不往自己這邊看一眼,當自己不存在一樣,心下滿是怒火,卻又不能發泄出來,還要反過來討好那個小賤人。

“星星,來,你還小,多吃一點才能長高。”傅薇寧假笑著給小傢夥夾了塊肉。

看著碗裡多出來的肉,小傢夥的動作頓了頓。

厲薄深擰了下眉,麵無表情地把肉從小傢夥碗裡夾了出去,淡然解釋,“星星不喜歡吃豬肉。”

傅薇寧麵色微變,這是在厲家,廚師怎麼可能會做小星星不喜歡的飯菜?

說是這小賤人不喜歡她夾的菜還差不多!

雖然她意識到了這一點,卻也不能說什麼,隻能咬牙道歉,“是嗎?我以前都不知道,真是對不起。”

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點頭,“我不在的時候,星星也有張嬸照顧,你不用費心,有時間多聯絡家裡。”

傅薇寧掐著掌心答應下來。

一頓飯吃的很是生硬。

吃過晚飯,厲薄深直接帶著小星星上樓。

傅薇寧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麵色難看的厲害。

儘管她不想承認,但厲薄深今天的舉動,根本就是在身體力行地告訴她,他對她是真的冇有一點漣漪。

甚至,如今的自己在他眼裡,可能還是個累贅!

想到這兒,傅薇寧心下一陣絕望。

“傅小姐,您還吃嗎?”張嬸見她坐在餐桌旁遲遲不動筷子,上前關心了一句。

傅薇寧強壓下心底的怒火,對張嬸笑笑,“我這兩天睡眠有點不好,能幫我拿瓶紅酒嗎?”

聞言,張嬸也冇有多想,去專門用來待客的酒櫃裡拿了瓶已經開過的紅酒。

傅薇寧道了聲謝,拿著紅酒和醒酒器回了房間。

現在應該也隻有酒能讓她忘記厲薄深,心情好一些了……

這麼想著,傅薇寧幾乎是把酒當成水一樣,也不講什麼喝紅酒的腔調了,大口大口地往嘴裡灌。

冇一會兒,紅酒的後勁便上來了。

傅薇寧麵色緋紅,眼裡滿是醉意,腦子裡滿是厲薄深的身影。

因為酒勁,傅薇寧也比以往衝動的多,想著腦子裡的人,晃晃悠悠地起身出了房間。

這個時間……厲薄深應該是在書房……

這麼想著,傅薇寧一路扶著牆,跌跌撞撞地走向了書房的方向,嘴裡還不住地喃喃著,“薄深,薄深……”

因為厲薄深平時要辦公,所以,二樓基本不會有什麼傭人上來,對於傅薇寧的異樣,更是冇有人發覺。

傅薇寧一路暢通無阻地走到了書房門口,看著緊閉的書房的門,迷迷糊糊地抬手敲了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