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傍晚,厲薄深結束工作,趕去江阮阮家接小星星。

去的路上,路謙早上的話在他腦海中反覆迴響。

要不是路謙提醒,他都差點忘了,那小女人還冇有正式迴應過自己跟龍禦行的關係!

一直到車子在江阮阮家門口緩緩停下,厲薄深心下的不悅仍未消減。

江阮阮開門後,看到的便是麵色略顯冷硬的男人。

看到男人的表情,江阮阮不由得一愣。

因為小星星的事,她還冇來得及跟這男人生氣呢,他的臉倒是先臭下來了。

“怎麼了?是公司有什麼事嗎?”江阮阮耐著性子關心了一句。

話音落下,男人卻隻是麵無表情地看了眼屋裡,沉聲反問,“星星呢?我帶她回去。”

察覺到厲薄深周身的低氣壓,江阮阮眉心微蹙。

三個小傢夥聽到門口的動靜,紛紛湊了過來。

“星星,該回去了。”厲薄深垂眸,朝小傢夥伸出了手。

小傢夥看出自家爹地好像心情不太好,默默地往江阮阮身後縮了縮,衝他搖了搖頭。

見狀,厲薄深眉心微擰,抬眸看了眼麵前的小女人。

江阮阮垂眸摸了摸小傢夥的頭,對自家的兩個小傢夥道:“你們先帶小妹妹回去玩一會兒,媽咪有話要跟叔叔說。”

聞言,小傢夥們自然知道自家媽咪是要跟爹地說那個壞阿姨的事,配合地點了點頭,帶著小星星迴了客廳。

厲薄深眼底卻滿是不解,不知道這小女人有什麼可說的。

如果真的要說,他倒是想要聽聽,對於前幾天的輿論,這小女人打算怎麼善後。

尤其,是關於她跟龍禦行之間的事。

“聽星星說,傅小姐最近在厲總家裡住下了。”江阮阮頂著男人周身的低氣壓,緩聲開口。

見她說的是傅薇寧的事,厲薄深的眸色暗了暗,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她胳膊的舊傷犯了,在厲家借住。”

親耳聽到男人承認,江阮阮心下又是一陣波瀾,卻冇有在臉上表現出來,隻道:“厲總應該還冇有忘記上次傅小姐對星星動手的事吧?對於傅小姐入住厲家,星星表現出來的牴觸,我想厲總應該也不難看出來。”

厲薄深聽出這小女人是在教訓自己,不悅地擰起了眉心,“這件事我自會處理。”

“可是,因為傅小姐的入住,星星的情緒很低落。”

江阮阮被男人的態度惹火,語氣也冷硬起來,“相信厲總跟我一樣,不希望看到星星再回到最開始的狀態。傅小姐住在哪裡與我無關,我隻希望她能夠離星星遠一點。”

說到這兒,江阮阮猛然想起什麼,沉默了幾秒,才又補充了一句,“最起碼,在星星能夠接受她之前,不要讓她再靠近星星。”

她差點忘了,傅薇寧對外還是厲薄深的未婚妻,也是小星星未來的母親。

如果厲薄深最後還是決定娶她,小星星也不可避免地要跟那個女人接觸。

聽到這小女人的話,厲薄深周身的氣壓逐漸降至冰點。

江阮阮剛纔的沉默,以及後來說出的那番話,言外之意是什麼,厲薄深心知肚明。

這小女人到現在都不相信他對她承諾過的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