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地為什麼不能生氣?”

半晌,厲薄深無奈地問了一句。

小傢夥皺了皺眉頭,一臉認真,“因為你在追阿姨啊!所以,要哄阿姨開心纔對!”

話音落下,厲薄深的眉心漸漸擰了起來,眸色也暗了暗。

確實,連這小傢夥都知道的道理,自己居然因為一時的惱怒,就忘在了腦後。

想到那小女人方纔慍怒的神情,厲薄深自嘲地扯了下唇。

也難怪自己追求了這麼長時間,兩人的關係卻還是冇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

“爹地知道錯了。”回過神來,厲薄深沉聲向小傢夥道歉。

小星星滿意地哼哼了兩聲,擺出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架勢,“爹地錯哪了?”

厲薄深透過後視鏡看了小傢夥一眼,順著她的語氣答,“爹地不該跟阿姨生氣,是爹地太沖動了。”

終於聽到了自家爹地認錯,小星星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還不忘追問,“爹地跟阿姨為什麼吵架?”

聞言,厲薄深好笑地搖了搖頭。

這小傢夥,都已經默認是他的錯了,還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不過,既然小傢夥想知道,他也不介意跟小傢夥說個清楚,畢竟自己以後還少不了找這小傢夥幫忙。

想到這兒,厲薄深直言,“爹地跟阿姨有些誤會,你也看到了,這段時間,爹地做了很多事,但阿姨一直都不肯接受,所以,爹地就有些著急了,想要找她要個說法。”

跟小傢夥說到這兒就差不多了。

至於情敵什麼的,小孩子就冇必要知道那麼多了。

聽到自家爹地的回答,小星星也不由得有些著急,但還是站在江阮阮那一邊,“爹地著急的話,可以找星星幫忙,不可以再跟阿姨發脾氣啦!”

厲薄深頷首答應,“好。”

小星星顯然對他的回答不太滿意,還是眼巴巴地盯著他看。

厲薄深一抬眸,正對上小傢夥奶凶的視線,無奈地扯了下唇,沉聲保證,“爹地以後一定不跟阿姨生氣了,有什麼事都好好說,實在不行的話,就找你幫忙。”

小傢夥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小臉上也又有了些笑意。

可眼看著他們離厲家莊園越來越近,小傢夥臉上的笑意也有些掛不住了。

想到家裡的那個壞阿姨,小傢夥多少還是會覺得害怕……

“爹地,她還要在我們家住多久啊?”小星星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

厲薄深自然知道自家女兒所謂的“她”是說誰。

想到還呆在他家的那個女人,厲薄深的心往下沉了沉。

剛纔跟江阮阮交談時,他一心都隻想著那小女人跟龍禦行之間的關係。

現在回想起來,那小女人說的冇錯。

以小星星對傅薇寧的牴觸情緒,要是讓那個女人再呆下去,恐怕還會影響到小傢夥的病情。

隻是,礙於自家母親,他要是想要把傅薇寧打發走,恐怕還需要找個合適的理由……

這麼想著,厲薄深給小傢夥的回答也有些含糊,“你不喜歡她的話,爹地會儘快讓她離開的。”

小傢夥不大情願地點了點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