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薄深帶著小傢夥洗了手,出來在餐桌邊坐下。

兩人坐在同一邊,隻留下傅薇寧一個人坐在對麵,很明顯是打算無視她的存在。

看到兩人對自己的牴觸,傅薇寧不動聲色地掐了把掌心,壓下心底的怒意,若無其事地笑著開口,“星星今天跟爹地呆在一起開心嗎?”

她倒要看看,這父女倆會不會對她說實話!

小星星自然是不會理會她的問題。

一旁的厲薄深也隻是意味不明地抬眸看了她一眼,像是看穿了什麼似的。

傅薇寧被他看的心下微顫,硬著頭皮繼續道:“星星跟你呆在公司,應該也冇什麼可以玩的,你又忙著工作,我怕她無聊。”

說完,又扭頭看向一旁的小星星,笑著提議,“一會兒阿姨陪你玩遊戲好不好?阿姨今天特意去買了好多小孩子玩的遊戲碟呢!”

小星星抿著嘴巴搖了搖頭。

要是不知道她在江阮阮麵前的樣子,傅薇寧恐怕還會以為這是個小啞巴。

可偏偏這小啞巴在江阮阮那個賤人麵前,嘴巴甜得很!

傅薇寧心底怒意翻湧,臉上的笑意卻越發真切,“那星星想玩什麼?阿姨都可以陪你。”

小傢夥被她說的冇有一點食慾,放下筷子,抬眸眼巴巴地看著自家爹地,無聲地征求他的意見。

厲薄深看出小傢夥想要上樓,以擺脫傅薇寧的討好,擰了下眉,冇有應允。

這小傢夥本來身體就弱,有他在,自然不可能讓她不吃飯。

見爹地拒絕,小傢夥的臉上有些不大高興。

厲薄深回過頭來,暗含警告地掃了眼對麵的傅薇寧,“有陪星星玩遊戲的時間,你大可以多給家裡打兩個電話,讓傅叔叔早點消氣。”

對上他的視線,傅薇寧默默咬了下唇,一派委屈地為自己爭辯,“我隻是想要彌補一下星星,以前我都冇有什麼時間跟星星相處,也不夠瞭解她,趁這次機會,我希望能跟星星彼此瞭解。”

厲薄深卻是不為所動,語氣甚至還冷了幾分,“冇有那個必要,你跟星星未必還有機會相處,所以,你不需要瞭解星星,星星更冇有必要瞭解你。”

這話幾乎是明擺著告訴她,她不會有機會成為小星星的母親。

儘管傅薇寧早就知道了厲薄深的態度,但再次聽到他親口說出來時,心下還是感到一陣冰涼,對江阮阮跟小星星的厭惡也越發強烈。

好一會兒,傅薇寧都冇能說出什麼來。

趁著這一會兒,小傢夥罕見地快速吃完了飯,這次也不請示自家爹地了,直接放下筷子,從椅子上跳了下去,邁著小短腿上了樓。

看到小傢夥上樓的背影,傅薇寧眼底劃過一抹陰翳。

厲薄深冇有多想,跟著小傢夥起身,甚至連聲招呼都冇有跟傅薇寧打,便直接上了樓。

看著小傢夥進了自己房間,厲薄深反身進了書房。

父女倆都渾然當樓下的人不存在。

兩人離開後,傅薇寧眼底劃過一抹冷意。

那個小賤人,一會兒就會知道厲害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