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自家爹地的話,小傢夥眸子閃了閃,又把手縮了回去。

她這麼難受了,不想讓阿姨也跟著難受。

江阮阮也不由得愣了幾秒,冇想到厲薄深隻是單純地在為她考慮。

倒是她自己多心了……

“沒關係。”她抿唇笑笑,安撫地看著小傢夥,“來,阿姨抱。”

說著,朝小傢夥伸出了手,想要抱小傢夥進去。

她看得出來,小傢夥現在很害怕,很想要她抱抱。

隻是,伸出去的手卻又一次落了個空。

小傢夥在自己爹地懷裡扭了下腰,躲過了江阮阮伸過來的手,對江阮阮搖了搖頭,“爹地抱我進去。”

江阮阮知道小傢夥是怕自己被傳染,心下一陣柔軟,到底還是妥協了,跟在兩人身後進了客廳。

“去我房間吧。”

看到男人的腳步有所停頓,江阮阮柔聲開口。

厲薄深點了下頭,抱著小傢夥直接上樓,去了江阮阮房間。

進門後,卻又猶豫著不知道要把小傢夥往哪放。

如果真的有傳染性的話,把小傢夥放在江阮阮床上,恐怕還是會傳染給這小女人。

江阮阮緊隨其後進來,看出他的顧慮,從一旁拿了一條大毯子鋪在床上,示意他把小傢夥放下。

厲薄深這才上前把小傢夥放在了床上。

江阮阮上前,小心翼翼地撥開小傢夥身上裹著的小毯子。

剛纔在外麵光線有些暗,再加上小傢夥被裹得嚴嚴實實的,她隻知道小傢夥身上起了紅點,卻不知道具體情況怎麼樣。

小傢夥很是乖巧地任由她動作。

把小毯子掀開後,江阮阮看著小傢夥身上連成一片的小紅點,眼底劃過一抹愕然。

雖然早在厲薄深來之前,她就已經想到了,小傢夥的情況可能會很嚴重,卻冇想到會嚴重到這個地步。

好在厲薄深及時製止了小傢夥,冇有讓她亂抓,否則,情況隻怕會更嚴重。

“怎麼樣?嚴重嗎?”厲薄深為了防止小傢夥亂動,抓著小傢夥的手腕,擰眉問了江阮阮一句。

聞言,江阮阮扭頭看了他一眼,麵上的神情有些凝重,“我還需要診斷一下。”

她大概看出了小傢夥的症狀緣由,但為了確定,還是需要把脈。

看到她伸過來的手,厲薄深眉心擰的越發緊,到底還是說出了實話,“星星的病有傳染性。”

剛纔開車過來的路上,他的手臂也癢了起來,並且,隨著時間的流逝,感覺越來越強烈,麵積似乎也在擴大。

厲薄深冇有來得及檢查,但心下卻很明瞭,自己是被小傢夥給傳染了。

為了不讓小傢夥自責,厲薄深一直忍著冇說,更冇有表現出任何異樣。

看到江阮阮想要碰小傢夥時,也及時製止了。

卻冇想到,還是避免不了這小女人跟小傢夥的接觸。

聽到這話,江阮阮跟小星星均是一愣。

回過神來,江阮阮下意識地看向男人裸露在外的皮膚,隻看到在男人的領口處,幾個不太明顯的紅點若隱若現。

剛纔被小傢夥的手碰到的後頸,更是已經泛起了一片紅點。

也不知道這男人到底是怎麼忍的,居然一直也冇有表現出異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