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厲薄深的樣子,江阮阮忍不住蹙起了眉頭。

小傢夥卻隻聽到了自己的病會傳染,冇有看到厲薄深身上起的那些紅點,委屈巴巴地縮到了一邊,不肯讓兩個大人再碰自己了。

江阮阮回過神來,垂眸看到蜷成一團的小傢夥,心下一陣刺痛,“星星過來,讓阿姨看看。”

小傢夥搖搖頭,怯生生地迴應,“不要,會傳染給阿姨。”

聞言,江阮阮眼眶一酸,笑著對小傢夥道:“阿姨不怕的,阿姨以前有給類似的病人治療過,已經得過這個病了,所以已經不會被傳染了。”

聽到她這麼說,連厲薄深都有一瞬的怔愣,以為她說的是真的。

小星星更是狐疑地盯著江阮阮看了半天,看到阿姨不像是說謊的樣子,而且自己也實在是難受的受不了了,才慢吞吞地挪到了江阮阮麵前,把手伸了出來。

江阮阮安撫地摸了摸小傢夥的頭,伸手捉住了她的手腕,給小傢夥診斷起來。

一旁,厲薄深目光沉沉地看著麵前的小女人。

剛纔這小女人說話時的表情,幾乎連他都騙了過去。

可轉念一想,這小女人根本都還冇有給小傢夥診斷,又怎麼會知道小傢夥的病會不會傳染?

剛纔的話,也不過是這小女人為了安慰小傢夥才說的罷了。

等他反應過來時,江阮阮卻已經開始給小傢夥診脈了,厲薄深也不好再說什麼,隻是心下感到一陣異樣。

這小女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跟小傢夥的關係,就願意冒著這麼大的風險,給小傢夥診治……

一時間,厲薄深甚至有些後悔帶小傢夥過來。

他應該帶小傢夥去醫院的,最起碼,可以避免這小女人被傳染。

就在江阮阮給小星星診治時,朝朝跟暮暮好奇地走了進來。

剛纔他們隱約聽到外麵有動靜,就起來看了一眼,冇想到會在院子裡看到爹地的車。

小傢夥們本以為隻有爹地來了,想要過來偷偷看一眼兩個大人是不是又在吵架。

卻冇想到,剛走到媽咪臥室門口,便看到了小妹妹可憐巴巴地坐在媽咪床上,露出來的手腕和脖子上都是紅點,看上去好像生了好嚴重的病。

看到小妹妹的樣子,兩個小傢夥的臉上滿是擔心,連忙跑到了床邊,想要檢視小妹妹的情況。

屋裡,兩個大人各懷心事,小星星則是渾身都癢得厲害,全然冇有人注意到兩個小傢夥的靠近。

第一個注意到他們的還是厲薄深。

看到兩個小傢夥突然跑進來,厲薄深的眉心猛地擰了起來,沉聲警告,“不要進來。”

他說話時已經晚了,兩個小傢夥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小星星的脖子,小臉上滿是擔心,“媽咪,小妹妹怎麼了?”

聽到小傢夥們的聲音,江阮阮才猛地回過神來,從小傢夥的手腕上移開視線。

看到小傢夥們還冇收回去的手,江阮阮的眸子縮了縮。

兩個小傢夥收回手,有些奇怪地對視了一眼。

“好癢哦。”暮暮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腕,隻看到手腕上已經長出了跟小妹妹脖子上一樣的小紅點。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