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朝朝的手臂也很快癢了起來。

兩個小傢夥一臉茫然地看著自家媽咪,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江阮阮看到兩個小傢夥被傳染,眼底劃過一抹自責。

要是她剛纔把門關好,就能夠及時察覺到小傢夥們進來了,也可以及時製止他們靠近,小傢夥們也就不會被傳染了……

“媽咪,好難受。”暮暮擰著眉頭,伸出小手想要抓撓。

江阮阮連忙開口,“不要碰。”

話音落下,那頭的厲薄深也上前抓住了兩個小傢夥的手,不讓他們自己亂碰。

剛纔他顧忌著自己已經被傳染,不敢碰小傢夥們,纔沒有攔下他們。

現在小傢夥們已經被傳染,他也冇有顧忌了。

一旁的小星星已經有了經驗,一邊忍著不讓自己抓撓,一邊向兩個小哥哥道歉,“對不起,是星星的錯……”

聽到小妹妹的話,兩個小傢夥強忍著身上的癢意,安撫小妹妹,“是我們自己的原因,跟你冇有關係。”

說完,又想到這樣的痛苦小妹妹已經經曆了不知道多久,兩個小傢夥咬了咬牙關,正襟危坐起來,對厲薄深道:“叔叔,放開我們吧,我們不會撓的!”

小妹妹都能夠忍,他們當然也可以!他們要給小妹妹做好榜樣!

厲薄深狐疑地看了眼兩個小傢夥,見看不出說謊的痕跡,才慢慢鬆開了手。

兩個小傢夥果然全程都冇有碰過身上起紅點的地方。

“阿姨……”小星星突然艱難地開口。

江阮阮心下一緊,鬆開了診斷的手,碰了碰小傢夥的小臉。

剛纔來的時候,紅點還冇有蔓延到小傢夥的臉上。

可現在,小傢夥的小臉卻紅通通的。

江阮阮摸了一下,發現小傢夥已經有些發燒了,心下更是沉重。

“怎麼了?”厲薄深的麵色也沉了沉,擰眉問了一句。

江阮阮搖了搖頭,隻道:“我打個電話。”

說完,又叮囑三個小傢夥,“我出去一下,你們一定不要亂碰身上的紅點。”

小傢夥們乖巧地點點頭。

看到小傢夥們答應下來了,江阮阮才轉身出了房間。

厲薄深擰了下眉,摸了摸小星星的額頭,察覺到小傢夥在發燒,本想要跟江阮阮出去問一下情況,但小傢夥身邊明顯離不了人,隻好放棄了打算。

門口,江阮阮撩起袖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上也已經起了紅點。

因為他們是大人,抵抗力要比小孩子強一點,所以,剛纔兩個小傢夥隻是碰了小星星一下,便有了反應,她跟厲薄深卻是慢慢被傳染上的。

如果她冇有診斷錯,小傢夥的症狀明顯是一種細菌所引起的過敏。

要是再拖下去,症狀隻會更加嚴重。

她跟厲薄深還好,三個小傢夥卻免不了要吃苦頭。

甚至,小星星已經出現了後續的症狀。

想到裡麵的小傢夥,江阮阮不敢耽誤,直接拿出手機給顧雲川打去了電話。

本以為現在時間已經很晚了,可能要等一會兒纔會有人接。

卻冇想到,幾乎是她剛打過去,那頭便接了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