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醫生,怎麼了?”

顧雲川剛剛睡熟,便被江阮阮的電話吵醒,看到來電顯示,第一時間接了起來。

聽到他的聲音,江阮阮暗自鬆了口氣,也冇有時間跟他寒暄,開門見山道:“你現在方不方便去一趟研究所?”

聞言,顧雲川從床上坐了起來,“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說話時,冇等江阮阮回答,顧雲川已經換起了衣服。

這個時間點打電話找他,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隻不過,他想要知道具體是什麼事。

江阮阮看了眼房間裡的三個小傢夥,語氣沉重,“我這邊有孩子起了細菌引起的過敏反應,我們上次研發出來的噴劑或許會有用,但是我這邊實在走不開,所以,隻能麻煩你了。”

說完,又補充了一句,“要是不方便的話就算了,我自己過去一趟也行。”

顧雲川已經隨便披了一件外套下了樓,“我已經出門了,馬上就到。”

江阮阮感激地道了聲謝,“這麼晚了,麻煩你了。”

聽到她的話,顧雲川不大在意地笑笑,“應該的,孩子的身體重要,我記得這種過敏症狀會很嚴重,你先照顧著他們,我會儘快趕過去的。”

江阮阮答應下來,又道了聲謝,才掛斷電話。

回到房間時,小星星的小臉已經漲得通紅,朝朝跟暮暮身上的紅點也已經蔓延到了脖頸的位置。

小傢夥們還是第一次生這麼嚴重的病,雖然他們已經足夠堅強,但難免還是會有些害怕。

江阮阮看到小傢夥們的樣子,心疼得厲害,但還是咬牙安慰小傢夥們,“彆怕,隻是有點過敏,媽咪已經讓人送藥過來了,你們再忍一忍。”

小傢夥們也不想讓她擔心,乖巧地點了點頭。

江阮阮回過身來,無聲地歎了口氣。

儘管顧雲川已經說了自己會儘快過來,她還是忍不住著急,索性下樓去等著了。

看到她的背影,厲薄深眸色暗了暗,看了眼床上的三個小傢夥。

朝朝跟暮暮看出了爹地的心思,立刻拍著小胸脯保證,“我們會照顧好小妹妹的!”

聞言,厲薄深對小傢夥們點了點頭,抬腳跟了出去。

到了樓下,正遇到端了一盆熱水準備上樓的江阮阮。

厲薄深上前從她手裡接了過來,“這個病到底怎麼回事?”

江阮阮也冇有跟他客氣,自己轉身去浴室裡拿了幾條嶄新的毛巾,跟在他身後,“是細菌引起的過敏,我們大人還可以忍耐,可孩子們的免疫力低,要是拖得時間長了,會引起高燒、喉頭水腫等一係列的併發症,嚴重的甚至有窒息的可能……”

聽到這話,厲薄深心下猛地一沉。

小星星現在已經發展到了高燒的階段,要是再拖下去……

“我已經托人去拿藥了,應該一會兒就會過來,現在先拿熱毛巾給他們燙燙,起碼可以不用那麼癢。”

江阮阮的心情同樣沉重。

剛纔她本想要下樓等著顧雲川,但到了樓下,卻又想到了這個辦法。

厲薄深對病理方麵並不瞭解,隻能按她說的去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