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小時後,江阮阮的手機響了起來,是顧雲川到了。

江阮阮下樓給他開門。

一旁,厲薄深跟小傢夥們都聽出了那頭是個男人的聲音,不等厲薄深開口,小傢夥們便主動催促著他跟下去看看。

看到小傢夥們比自己還要著急的樣子,厲薄深微微頷首,大步跟了下去。

“謝謝。”江阮阮正站在院子裡,從顧雲川手裡接過噴劑。

因為症狀會傳染,江阮阮隻能儘量跟他保持距離,隻是,顧雲川拿的噴劑有些多,江阮阮有些拿不過來。

“我給你送進去吧。”顧雲川看到她為難的樣子,溫聲提議。

江阮阮毫不猶豫地拒絕,“你也知道,這種細菌的傳染性很強,大晚上麻煩你跑這一趟,我已經很過意不去了,你還是不要進去了,我怕你也被傳染上。”

同為醫生,顧雲川也參與了噴劑的研製,對這種細菌的傳染性自然心知肚明。

聽到江阮阮的話,也冇有堅持。

就在他想辦法想幫江阮阮把噴劑拿進去時,彆墅門口突然走出來一個身影。

顧雲川下意識地抬眸看了一眼。

看到門口的人時,顧雲川眼底劃過一抹驚愕。

厲薄深?這個時間,他怎麼會在這裡?

就在他不解時,厲薄深已經大步走到了他麵前,麵無表情地睨著他,“這位是……顧醫生?”

上次去研究所接江阮阮時,他跟顧雲川有過一麵之緣。

對於這小女人身邊的男人,即使隻是見過一次,厲薄深也記憶深刻。

顧雲川回過神來,禮貌地伸手問好,“厲總。”

厲薄深擰了下眉,冇有伸手,隻道:“見諒,我被傳染了,為顧醫生好,這手就不必握了。”

聽到這話,顧雲川心下又是一陣錯愕。

江阮阮找他去研究所拿藥時,說的是有孩子生病,顧雲川便下意識地以為是江阮阮家裡的兩個小傢夥。

可如果是他們,厲薄深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甚至,也被傳染了?

這兩個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厲薄深同樣眸色晦暗。

他記得,上次見麵時,這小女人就是跟這個男人一起從研究所出來。

眼下這麼緊急的情況,這小女人又拜托這個人幫忙。

他們倆之間又是什麼關係?

一時間,兩人間的氣氛有些生硬。

江阮阮滿心記掛著樓上的兩個小傢夥,冇有察覺到兩人間怪異的氛圍,隻道:“時間不早了,今天也不太方便,我就不留你了。”

顧雲川回過神來,瞭然地點了點頭,臨走時,還不忘溫聲叮囑一句,“注意身體,彆太累了。”

江阮阮抿唇笑笑。

片刻後,顧雲川上車離開。

江阮阮跟厲薄深在院子裡看著他的車駛出視線,才轉身進了彆墅。

兩人手裡各拿了兩大瓶噴劑。

回到臥室,隻看到三個小傢夥病怏怏地躺在床上,小星星更是已經燒的有些迷糊了。

“媽咪……”朝朝跟暮暮還有些神智,看到兩人進來,迷迷糊糊地叫了一聲。

江阮阮快步上前,摸了摸小傢夥們的額頭,隻感覺到一陣滾燙。

見狀,江阮阮連忙拿了噴劑過來,給小傢夥們渾身上下都噴了一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