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在他們研發的噴劑見效很快。

幾乎是剛噴完,小傢夥們便感覺不到癢了,隻是燒的迷迷糊糊的。

給小傢夥們噴完,江阮阮回身看向身後的男人,把手裡的噴劑遞了過去,“厲總進去浴室處理一下吧。”

厲薄深頷首,接過噴劑進了浴室。

江阮阮則是又開了一瓶,在臥室裡簡單地給自己處理了一下。

處理完畢,又在房間的各處噴灑了一些,又拿了酒精上來消毒。

等她消完毒,厲薄深剛好從浴室裡出來。

看到江阮阮在臥室裡忙碌,厲薄深擰眉上前,想要搭把手。

“你把孩子們抱出去吧,這間房這兩天都不能住人。”江阮阮察覺到他的意圖,開口道。

聞言,厲薄深立刻調轉腳步,把三個小傢夥一一抱下了樓,暫時放在了沙發上,自己又折返回了江阮阮的臥室。

大半夜的,江阮阮忙完,已經有些迷糊了,正準備下樓去看看小傢夥們的情況,剛一轉身,卻撞上了一個硬邦邦的胸膛。

不等她反應,男人已經伸手扶住了她的腰。

江阮阮愣了幾秒,才猛地清醒過來,第一時間從男人麵前退開,“你怎麼回來了?”

“孩子們都睡著了,我上來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厲薄深沉聲回覆。

聽到這話,江阮阮微微頷首,舉了舉手裡的噴劑,“這裡已經處理完了,接下來,你的車也需要徹底消毒一下。”

厲薄深答應下來。

兩人一前一後地下了樓,給厲薄深的車消毒。

“車裡有什麼貴重的東西嗎?”消毒完畢,江阮阮回眸向他確認,“今天晚上開窗透一晚上的風,明天就可以坐了。”

厲薄深搖了搖頭。

江阮阮便把四個車窗全部降到了底,末了,又提醒了一句,“明天記得把你家也消一下毒,這個細菌的傳染性很強。”

厲薄深沉沉地答應了一聲,不緊不慢地跟在她身後進了彆墅。

小傢夥們用過噴劑後,症狀已經減輕了很多,隻要等燒退下去就好了。

隻是,沙發上睡起來明顯不太舒服,三個小傢夥都睡得不是很安穩。

“媽咪,爹地……”暮暮迷迷糊糊地睜了下眼,看到兩人進來,無意識地呢喃了一句。

聽到小傢夥的稱呼,江阮阮隻以為小傢夥是在夢囈,但還是忍不住心下一縮,下意識地看了眼身邊的男人。

厲薄深擰了下眉,以為小傢夥是夢到了那個拋棄了他們母子的男人。

想到這個可能,男人目光沉沉地看向身邊的小女人。

江阮阮卻是不知道他心裡的想法,對上他的視線時,心下隻覺得心虛,隻怕這男人意識到兩個小傢夥的身世。

厲薄深看到她的表情,眸色又暗了暗。

兩人心思各異地對視了良久,江阮阮率先移開了視線,若無其事地開口,“把他們抱去一樓客房吧,一樓的房間還可以住人。”

厲薄深悠悠收回視線,俯身抱起了兩個小傢夥,轉身往客房走去。

江阮阮則小心翼翼地把小星星抱了起來,跟在他身後走了進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