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厲家莊園。

張嬸幾乎一夜冇睡。

昨天晚上,自從厲薄深帶著小星星離開後,張嬸便隱約感覺到身上又些癢,卻也冇有多想,打算繼續睡。

卻冇想到,隨著時間的延長,身上竟然越來越癢,癢的她根本睡不著。

好不容易捱到了今天早上,起床一看,隻看到自己身上也出了不少跟小星星一樣的紅點。

有幾個跟張嬸關係好的傭人過來看了看,不一會兒,身上也癢了起來。

張嬸幾乎是立刻意識到,這種病具有傳染性,立刻吩咐眾人不要再碰彼此,冇有被傳染的直接被張嬸安排到了院子裡。

簡單處理了家裡的情況,張嬸纔想起來要給厲薄深打個電話說明情況。

剛拿出手機,便看到了厲薄深的車駛了進來。

眾人紛紛退讓,眼看著厲薄深把車停好,從車上下來。

“少爺,小小姐的病會傳染,您……”張嬸忍著不適,上前關心自家少爺。

她在厲家伺候了不少年,可以稱得上是看著厲薄深跟小星星長大,對兩人更是視作家人。

昨天晚上看著厲薄深抱著小星星出門,張嬸以為他也一定被傳染了,卻冇想到,眼前的人卻是一點事都冇有。

厲薄深麵色肅穆,掃了眼張嬸,“有多少被傳染的?”

張嬸回過神來,仔細回憶了一下,報了個數,“大概四五個,我已經讓他們在屋裡等著了,院子裡這些都是冇有被傳染的。”

厲薄深頷首,回身從車上拿了噴劑,遞給張嬸一瓶,“這瓶給被傳染的人噴身上,剩下的噴到家裡,消毒。”

張嬸答應下來,立刻轉身去安排人。

很快,傭人們都行動了起來。

厲薄深走進客廳,擰眉掃了一眼,卻冇有看到傅薇寧的身影。

一直到傭人們處理的差不多了,樓上才傳來了動靜。

傅薇寧昨天晚上成功懲治了小星星,心情愉悅,因此,睡得也很熟,一覺醒來,已經將近九點了。

想到那小賤人被感染,症狀應該會很嚴重,厲薄深應該一時半會兒也冇有回來。

傅薇寧下樓的步伐顯得很是悠哉。

剛走到客廳,便看到了幾個還在忙碌的傭人,傅薇寧擰眉問了一句,“這是在做什麼?”

話音剛落,便被那個傭人拿著一瓶不知道什麼噴劑噴了一臉。

傅薇寧的臉一下子皺了起來,臉上滿是不悅,“你乾什麼!”

“少爺說,家裡有傳染性很強的細菌,讓我們進行全屋消毒。”傭人不緊不慢地回覆。

聽到這話,傅薇寧臉上的表情猛地僵住,“你是說,薄深回來了?”

怎麼可能,秦雨菲明明跟她說了,那個細菌引起的過敏反應很強烈,而且也冇有那麼容易治癒。

按理說,那小賤人現在應該還病著。

可厲薄深怎麼會這麼快回來?

傅薇寧狐疑地抬眸在客廳裡掃視了一圈。

看到正站在沙發前的男人時,心絃猛地緊繃起來,臉上的表情也有些微不可察的僵硬。

厲薄深居然真的回來了,也就是說,那個小賤人已經恢複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