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薇寧不知道厲薄深要帶自己去哪裡,更不敢問,怕問出來,厲薄深會直接送她去酒店。

一路沉默地看著窗外,隻看到外麵的路越來越熟悉。

“這是……”傅薇寧遲疑著開口。

厲薄深沉聲迴應,“送你去我媽那裡。”

反正自家母親對傅薇寧向來偏袒,自己這次把人趕出去,要是讓她知道了,不知道又會用什麼說辭來煩他。

倒不如直接由他把人送過去,再說清楚緣由。

到時候,自家母親也不會有什麼可說的。

聽到他的回答,傅薇寧的心徹底沉了下去。

她會答應離開厲家莊園,就是抱著日後自己找宋媛說說情,有可能還會回來的打算。

眼下厲薄深要直接把自己送去宋媛那裡,她還要怎麼對宋媛添油加醋?

可等她知道實情時,已經有些晚了,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厲薄深把車開進了宋媛夫妻的彆墅門口。

“少爺,傅小姐”管家很快迎了出來,恭敬地向兩人問好。

厲薄深頷首,示意他幫傅薇寧把行李箱拿下來。

管家會意,上前拿了行李箱,跟在兩人身後進了客廳。

宋媛正在吃著午飯,看到兩人進門,不解地停下了筷子,“這是怎麼了?還拿著箱子乾什麼?”

說著,宋媛不滿地看了眼自家兒子,起身走到了傅薇寧身邊,帶著她到餐桌邊落座,又吩咐管家多備兩副碗筷。

“薄深惹你不高興了?怎麼突然搬出來了?”宋媛關切地看著傅薇寧。

傅薇寧下意識地看了眼門口的人,很是勉強地笑著對宋媛搖了搖頭,“薄深對我很好。”

聞言,宋媛臉上滿是狐疑,“那這是怎麼回事?”

她是知道傅薇寧對自家兒子的心思的,能夠住進厲家莊園,這丫頭應該很高興纔是。

怎麼才住了不過兩天,就一臉不高興地搬出來了?

宋媛能想到的,隻有自家兒子又給她臉色看了。

可偏偏傅薇寧還在為厲薄深說話。

看到她懂事的樣子,宋媛嗔怪地看了眼還站在客廳的自家兒子,“我不是讓你好好照顧薇寧嗎?”

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頷首,“就是因為如此,我才把她送過來了。”

宋媛眉心微蹙,“這是什麼話?”

“星星昨天晚上生病了,是某種細菌引起的過敏,醫生說,這種細菌具有很強的感染性,家裡現在已經全麵消毒了,不過也不能確定細菌有冇有被徹底消滅。”

厲薄深沉聲解釋,“要是她再住下去,我不能保證她會不會被感染,所以,就把她送過來了。”

關於小傢夥在江阮阮那裡這件事,他並不打算讓自家母親知道,以免給那小女人帶去不必要的麻煩。

宋媛的注意力卻被他的第一句話所吸引,眼底滿是緊張,“星星生病了?現在怎麼樣?這麼大的事,你怎麼現在纔跟我說?”

“已經好了,我帶她去看的那個醫生很厲害。”厲薄深語氣淡然。

聽到這話,宋媛長鬆了口氣,點了點頭答應下來,“既然這樣,那這段時間薇寧就先住我這裡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