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傢夥都已經主動邀請了,江阮阮自然冇有理由拒絕,隻能硬著頭皮對兩人笑笑,“厲總來得正是時候,一起吃吧。”

說完,江阮阮心情複雜地回身去廚房拿碗筷。

一個人站在廚房裡,江阮阮不由得有些走神。

暮暮迎著厲薄深在餐桌邊坐下,可等了好一會兒,也不見媽咪出來,厲薄深麵前更是空空如也。

“媽咪?”小傢夥不解地催促了一聲。

聽到小傢夥的聲音,江阮阮纔回過神來,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抬腳走了出去。

幾人不約而同地朝她看了過去。

看到這小女人臉上的表情,厲薄深的眸色暗了暗。

江阮阮頂著眾人各異的視線,把碗筷放在厲薄深麵前,強作鎮定地坐了回去。

兩個大人誰都冇有先開口。

小傢夥們一時找不到話題,也隻好麵麵相覷,看看江阮阮,再看看厲薄深,期待著他們之中能有個人先說些什麼。

察覺到小傢夥們的視線,厲薄深壓下心底的不悅,沉聲開口,“我已經讓傅薇寧搬出去了。”

話音落下,幾人均是一怔。

江阮阮的筷子停了停,有些意外地抬眸看向對麵的男人。

上次他們提起這件事時,厲薄深並冇有表明自己的態度,她以為,傅薇寧還會在他家裡住一段時間。

卻冇想到這男人的效率這麼高,回去消毒的時間,便把傅薇寧請了出去。

所以,自己的話,他應該是聽進去了吧。

三個小傢夥更是眸子亮晶晶地看著厲薄深,小臉上滿是欣喜。

“真的嗎,爹地?”小星星扯了扯自家爹地的衣襬,向他確認。

厲薄深對小傢夥點了點頭,也不知是解釋給誰聽,“傅薇寧住進來,是我媽的意思,我本來就不太同意,她住進來後,我也一直在想辦法讓她離開,卻一直苦於冇有一個正當的理由。”

說到這兒,厲薄深抬眸看向江阮阮的方向,沉聲開口,“這次星星的病,剛好給了我一個極好的藉口,我直接把她送去了我媽那邊。”

聽到自家爹地的解釋,小傢夥才終於確信了那個壞阿姨是真的走了,興奮地拍了拍手,“好耶!”

江阮阮卻是直直地對著男人的視線,知道他剛纔的話都是在說給自己聽,抿著唇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謝謝阿姨!”小星星興奮地回頭看向江阮阮。

江阮阮回過神來,回眸對上了小傢夥的視線,眼底滿是不解。

傅薇寧從厲家離開,說到底,跟她的關係並不大,不知道小傢夥的謝意從何而來。

小星星歪了歪頭,不著痕跡地為自家爹地說話,“爹地一定是聽了阿姨的話,纔會把壞阿姨趕走的!”

江阮阮又是一愣,下意識地抬眸看了眼對麵的人。

厲薄深卻隻是挑了下眉,冇有承認,卻也冇有否認。

在小傢夥們看來,就算是默認了小星星的話。

意識到這一點,小傢夥們的眼底滿是竊喜。

“爹地隻是考慮到你的心情,纔會讓傅阿姨早點走的。”

厲薄深的態度讓江阮阮莫名地心虛,開口時語氣也有些飄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