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星星故作乖巧地點點頭,而後扭頭跟兩個小哥哥相視一笑。

因為厲薄深突然出現,江阮阮算是擺脫了對小傢夥們的心虛,但心下的壓力卻是一點也冇有減少。

好不容易熬過了午飯,本以為男人會帶著小星星迴去,不料,小傢夥卻又撒嬌不肯走。

江阮阮冇有辦法,隻能讓小傢夥又留下玩了一會兒,才送他們離開。

小傢夥在江阮阮家玩的很是儘興,再加上得知壞阿姨已經走了,心下更是開心。

回去莊園的路上,小臉上也滿是笑意。

厲薄深透過後視鏡看到小傢夥開心的樣子,心下一陣複雜。

“爹地,暮暮哥哥說昨天晚上你跟阿姨在客廳裡,是真的嗎?”小傢夥好奇了一天,到底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聽到小傢夥的話,饒是厲薄深,也不由得僵了一下。

昨天晚上發生的事,他也是一時衝動。

現在回想起來,隻覺得那小女人被自己嚇到了。

隻是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現在後悔也為時已晚。

厲薄深在江阮阮麵前也隻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而已,眼下被小傢夥問起,心下難免還是會起些漣漪。

小傢夥冇有等到自家爹地的回答,奶聲奶氣地追問,“爹地那麼晚,跟阿姨在說什麼啊?是不是又惹阿姨生氣了?”

聞言,厲薄深更覺得頭疼。

他都已經能想到,日後這小傢夥知道自己跟江阮阮的關係後,胳膊肘會拐成什麼樣子。

“隻是阿姨出來喝水,我們順便聊了你們生病的事。”厲薄深麵不改色地回答。

至於小傢夥口中的惹那小女人生氣,厲薄深是不認的。

在他看來,自己隻是欺負了一下那小女人,欺負的有些過分了而已。

那小女人有冇有生氣……

現在顧慮這件事也已經晚了。

聽到自家爹地的回答,小星星放下心來,又不滿地抱怨自家爹地,“隻是聊這些而已嘛?”

厲薄深眉頭微挑,“那還應該聊些什麼?”

小傢夥理所當然地開口,“還應該問問,阿姨什麼時候願意給星星做媽咪!”

小傢夥的回答又一次重新整理了厲薄深對自家女兒的認知。

在小傢夥拒絕開口說話時,厲薄深還擔心日後小傢夥就算會說話了,也會沉默寡言。

這段時間,這小傢夥算是徹底打消了他的顧慮。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喜歡江阮阮了,這小傢夥每次提起他跟江阮阮之間的事,便格外地能說會道。

甚至很多時候都像現在一樣,語出驚人。

要不是親耳聽到,厲薄深絕不會相信這是自家女兒會說出來的話。

“爹地是不是根本不會追阿姨啊?”小傢夥嫌棄地看著自家爹地的背影,“還是說,爹地之前的話是騙星星的?”

麵對小傢夥的質疑,厲薄深的眉心漸漸擰了起來,“爹地冇有騙你。”

“那阿姨什麼時候可以做星星媽咪?”小傢夥抓著這個問題不放。

厲薄深眸色暗了暗,沉聲向小傢夥保證,“爹地隻能向你保證,除了江阿姨,爹地不會讓任何彆的女人做你媽咪。”

至於時間……

他總不能告訴小傢夥,自己昨天晚上是問了的,隻不過方式有些過分,以至於那小女人很是牴觸。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