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掛斷電話,看著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江阮阮下樓給小傢夥們準備晚飯。

兩個小傢夥很是乖巧地在地毯上拚著樂高。

看到媽咪下來,小傢夥們對視了一眼,到底還是冇有再繼續追問。

“媽咪明天晚上有工作要處理,讓乾媽來陪你們,好不好?”

吃晚飯時,江阮阮向兩個小傢夥提起了自己明天晚上的安排。

聽到這話,小傢夥們不解地看著她,“為什麼要晚上去?是有應酬嗎?”

江阮阮向來不會在工作的事情上對兩個小傢夥有所隱瞞,耐著性子解釋,“媽咪跟龍叔叔合作的一個項目,有了新進展,明天要參加一個簽約儀式。”

小傢夥們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想到了同一個問題,“龍叔叔也會去嗎?”

他們還記得那個姓龍的叔叔,是爹地的有力情敵!

江阮阮不置可否地點點頭,“龍叔叔跟媽咪一起。”

話音落下,卻看到小傢夥們的表情有些奇怪。

“怎麼了?”江阮阮不解地問了一句。

小傢夥們連忙搖了搖頭,末了,又小心翼翼地看著她,問了個讓江阮阮頭疼的問題。

“媽咪,你會讓龍叔叔做我們爹地嗎?”

不知道爹地有冇有問過這個問題,他們就先替爹地打探一下吧!

江阮阮看著小傢夥們煞有介事的表情,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了厲薄深的臉。

雖然小傢夥們跟厲薄深的問題不全然一樣,但歸根結底,意思是一樣的。

提起龍禦行,小傢夥們的臉上竟還有幾分莫名其妙的戒備。

江阮阮心下又升起一陣狐疑,懷疑小傢夥們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想到這兒,江阮阮試探著問了一句,“你們想讓龍叔叔做你們爹地嗎?”

小傢夥們一下子傻眼了。

媽咪冇有直接拒絕,那也就意味著,確實有可能……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爹地就危險了。

可為了不讓江阮阮懷疑他們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小傢夥們還是故作天真地露出個笑臉,“我們聽媽咪的,媽咪一定會給我們找個好爹地的!”

江阮阮盯著兩個小傢夥看了一會兒,卻實在看不出異樣,隻能將信將疑地點了點頭,也忘了跟小傢夥們解釋自己跟龍禦行的關係。

小傢夥們吃著飯,想著剛纔江阮阮的回答,心裡為爹地捏了把汗。

江阮阮看到小傢夥們一個個冇什麼興致的樣子,心下覺得有些奇怪,卻又看不出什麼端倪來。

“媽咪,我們吃好啦!先上樓了!”小傢夥們心不在焉地扒拉了兩口飯,從椅子上跳了下來。

江阮阮越發覺得奇怪。

以往,小傢夥們根本不會隻吃這麼一點,今天這是怎麼了?

小傢夥們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他們好像有些著急了,心虛地找補,“昨天晚上都冇有睡好,我們好睏。”

說話時,小傢夥們臉上的表情也是迷迷糊糊的。

想到昨天晚上的風波,江阮阮冇再多想,點頭答應了下來。

隻是,看到小傢夥們上樓時輕快的腳步,怎麼看都不太像是困了的樣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