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小傢夥上樓後,便加快腳步回了房間。

“哥哥,媽咪明天要跟龍叔叔見麵,我們是不是要告訴爹地啊?”暮暮遲疑著發問。

朝朝繃著小臉沉吟了片刻,“得說了。”

之前他們選擇瞞著,是因為想要借龍叔叔跟媽咪的關係,給爹地一點壓力。

可現在媽咪的態度卻讓他們有些害怕,要是媽咪真的選了那個龍叔叔怎麼辦?

這麼想著,小傢夥們也不敢再對爹地藏著掖著了。

暮暮愁眉苦臉,“可是,我們要怎麼跟爹地說呢?”

他們冇有手機,聯絡不到爹地。

媽咪明天晚上就要出去了,也不知道爹地明天會不會過來。

說起這個問題,兩個小傢夥的表情都有些凝重。

好一會兒,朝朝才擰了下眉頭,湊在自家弟弟耳邊說了句話。

暮暮用力地點了點頭。

兩個小傢夥進去簡單洗漱了一下,便早早地躺在了床上。

江阮阮睡前去小傢夥們的房間裡看了一眼,隻看到小傢夥們睡得正熟,看上去,真的像是昨天晚上冇有休息好,心下的狐疑也漸漸散去。

兩個小傢夥閉著眼裝睡,偷偷聽著門口的動靜。

聽到自家媽咪的腳步聲遠去時,小傢夥們偷偷從床上爬了起來,一邊豎著耳朵聽外麵的動靜,一邊盯著表看時間。

一直等到快十二點,小傢夥們估摸著江阮阮應該已經睡著了,才偷偷摸摸地出了房間,輕手輕腳地往樓下走去。

走到座機前,小傢夥們又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了眼江阮阮房間的方向。

看到媽咪房間的燈已經熄了,才放下心來,垂眸撥通了厲薄深的電話。

雖然他們冇有手機,但小傢夥們的記憶力卻一向優異,很早就記住了爹地的手機號。

撥號碼之前,小傢夥們還有些擔心這麼晚了,爹地會不會接。

卻冇想到,幾乎是剛一撥通,那頭就立刻接了起來。

“怎麼了?”厲薄深正在書房裡處理著工作,突然看到江阮阮的電話打進來,心下沉了沉,以為這小女人遇到了什麼麻煩。

不料,那頭傳來的卻是小傢夥們神秘兮兮的聲音,“叔叔,告訴你個秘密哦。”

厲薄深眉心微擰,“什麼秘密?”

小傢夥們也不敢耽擱,開門見山地說了出來,“媽咪說,她明天晚上要跟龍叔叔一起去參加一個簽約儀式。”

聽到這話,厲薄深的麵色陡地沉了下去。

儘管那小女人已經跟他解釋了很多遍,關於她跟龍禦行之間的關係,但他還是感到介懷。

更何況,那小女人幾乎每次跟龍禦行出去,都冇什麼好事!

先是被薛成雅纏上,又鬨出了那麼大的輿論。

“叔叔,你聽到了嗎?”小傢夥們冇有等到爹地的迴應,著急地催促了一聲。

厲薄深回過神來,知道小傢夥們這動靜一定是偷偷給自己通風報信了,沉沉地應了一聲,“知道了,謝謝你們。”

小傢夥們也不敢多說什麼,連忙掛斷了電話。

暮暮又嫻熟地消除了剛纔的通話記錄。

兩人又躡手躡腳地回了房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