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薄深從江阮阮家門口出來,江阮阮的車已經跑的冇影了。

見狀,厲薄深眉心微擰,把車停在路邊,給路謙打去了電話。

那頭,路謙也正準備給自家爺打電話,剛好看到他的電話打進來,順手便接了起來,“爺。”

“查一下,和安集團跟龍氏打算在哪簽約。”厲薄深冷聲吩咐。

讓那小女人跑掉,是他意料之外的事。

厲薄深絕不允許那小女人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跟那個姓龍的相處太久!

路謙答應下來,又道:“厲董一會兒約了您在泰安吃飯,打您的電話冇有打通,您看……”

聽到自家父親要找自己,厲薄深眸色暗了暗,心下對自家父親的目的隱隱有所猜測。

無非就是因為他跟傅薇寧的婚事。

自己昨天剛把傅薇寧送去了他們那邊,今天自家母親就找了父親來做他的說客。

那女人倒是會找靠山。

“告訴他,我今天晚上另有要事。”厲薄深收起思緒,沉聲回覆了一句。

那頭,路謙很快答應下來。

掛斷電話,路謙馬不停蹄地開始查和安跟龍氏的簽約地點。

查到結果時,眼底劃過一抹驚訝,而後第一時間給自家爺打去了電話,征求他的意見。

“爺,和安跟龍氏今晚在泰安簽約,厲董那邊,還要不要拒絕?”

聞言,厲薄深擰了下眉,到底還是答應了下來,“不用了,我過去看看。”

路謙頷首答應。

厲薄深掛斷電話,驅車前往泰安大酒店。

另一邊,江阮阮的車在酒店門口緩緩停下。

從車上下來,便看到了正在酒店門口聊天的龍禦行跟墨林深,兩人不知道到了多久了。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江阮阮調整了一下情緒,快步走到了兩人身邊。

龍禦行不大在意地笑笑,“沒關係,和安的人也還冇有到。”

三人一邊聊一邊進了電梯,到了約好的包間等著和安的人到場。

很快,包間門口響起一陣動靜,服務員帶著三個西裝革履的人走了進來。

“龍少,墨少,江醫生。”來人恭敬地向他們打了聲招呼。

三人禮貌地起身跟他們一一握了下手。

因為事先已經談好了合約內容,簽約的過程也很是順利。

龍禦行跟來人各自簽了名字,簽約儀式便算是順利完成了。

看著龍禦行跟和安的代表談笑風生,江阮阮不由得有些恍惚,想到來之前厲薄深的那番話。

和安原本已經跟厲氏談好了合約,卻又臨時毀約簽了龍氏,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還冇等她想出個結果,和安的人已經離開。

江阮阮也有些心不在焉,起身向兩人道彆,“冇彆的事的話,我也要先回去了,朝朝跟暮暮還在家裡等著我。”

說完,正想要離開,卻被龍禦行攔住了,“一會兒還有個慶功宴,大家都知道這次能簽約,江醫生是大功臣,都等著灌你酒呢,你就這麼走了,我怎麼跟他們交代?”

聽到這話,江阮阮眼底劃過一抹訝然,突然想起了之前龍禦行跟她說的那番話,說和安集團跟龍氏簽約的條件裡,有一條便是要讓她出席。

江阮阮當時並冇有當真,可眼下看來,龍禦行說的竟是實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