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家裡。

席慕薇陪著兩個小傢夥等著江阮阮。

按照以往的經驗,小傢夥們都會纏著她一起做遊戲的。

可今天晚上下,小傢夥們卻不知道在想什麼,一個個都有些心不在焉,連她說話都不太理。

“你們不喜歡乾媽了?”席慕薇故作生氣。

小傢夥們慢吞吞地搖了搖頭,“冇有。”

聞言,席慕薇耐著性子追問,“那你們這是怎麼了?心情不好?”

小傢夥們支支吾吾道:“我們擔心媽咪,怕她喝太多酒,乾媽你不用管我們。”

說完,兩個小傢夥有些心虛地對視了一眼。

他們隻是惦記著爹地最後有冇有追上媽咪,還是說,真的放任媽咪跟那個龍叔叔在一起了。

剛纔媽咪跟爹地走的時候,兩個人好像是吵架了……

席慕薇見兩個小傢夥心不在焉的樣子,也不再追問了,盤著腿坐在小傢夥們旁邊也開始走神。

關於自家閨蜜跟厲薄深的關係,她還以為自己終於看明白了,可看到今天晚上的那一幕,又覺得有些雲裡霧裡……

三個人正坐在沙發上各自冥想,突然彆墅門口傳來了一陣動靜。

席慕薇最先回過神來,看了眼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不知道什麼人回來造訪。

“是不是媽咪回來了?”兩個小傢夥猜測。

聞言,席慕薇眼底劃過一抹懷疑。

要是自家閨蜜回來了,應該會自己開門的纔對……

這麼想著,席慕薇狐疑地起身看了眼可視電話,隻看到厲薄深眉心緊鎖地站在彆墅門口,自家閨蜜則歪歪扭扭地倚在男人懷裡。

看到兩人親密的距離,饒是席慕薇也忍不住紅了臉,旋即又迅速轉身,若無其事地對兩個小傢夥道:“咳,你們倆先上去吧。”

小傢夥們自然不會答應,一臉好奇地盯著門口看。

門口的門鈴聲又響了起來。

席慕薇隻好回身打開了房門,讓厲薄深帶著自家閨蜜進來。

“怎麼喝了這麼多?”

兩人剛一進門,席慕薇便聞到了一股刺鼻的酒氣,想也知道是自家閨蜜身上傳出來的。

兩個小傢夥看到媽咪的樣子,也急忙跑了過來,小心翼翼地扯了扯媽咪的衣襬,“媽咪?”

江阮阮睡得正熟,被小傢夥們叫醒,迷迷糊糊地看了他們一眼,腦子裡卻怎麼也反應不過來,片刻後,又慢慢閉上了眼。

小傢夥們也不是第一次見自家媽咪喝多的樣子了,麵上雖然擔心,但也已經習慣了。

要是換做以往,小傢夥們就要熟稔地給媽咪倒水拿醒酒藥了。

可一轉眼,看到一旁的爹地,小傢夥們靈機一動,轉而扯了扯厲薄深的衣襬,“叔叔,媽咪喝醉了,你能不能留下照顧媽咪啊?”

聽到這話,席慕薇有些坐不住了,雖說她相信厲薄深會好好照顧自家閨蜜。

可她還在這兒,反倒是把自家閨蜜交給一個男人照顧,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席慕薇正要開口說自己可以留下照顧,兩個小傢夥已經扭頭看了過來,一臉天真地替她開口。

“乾媽明天還要上班,不能熬夜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