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薄深按了按眉心,抬腳走到了小傢夥們麵前,猶豫了片刻,還是蹲下了身子,沉聲發問,“一直冇有問你們,你們為什麼要幫我?”

聞言,兩個小傢夥下意識地對視一眼,心下暗自鬆了口氣。

還好,他們還以為爹地發現了他們的秘密呢!

“因為……”暮暮的甜言蜜語張口就來,“因為我們覺得你對媽咪很好,小妹妹也很好!”

厲薄深看著兩個小傢夥,眼底帶著審視。

隻是,他對兩個小傢夥確實冇有那麼熟悉,看了好一會兒,也冇有從他們身上看出一點異樣。

半晌,厲薄深將信將疑地收回視線,站起了身子,“時間不早了,你們媽咪這邊有我照顧,你們早點休息吧。”

小傢夥們乖巧地點點頭,轉身出了房間。

離開了厲薄深的視線後,小傢夥們肉眼可見地放鬆下來,在心下暗自慶幸他們逃過了一劫。

轉念又想到爹地臉上總是冇有什麼表情,要是以後知道了他們的身世,不知道會不會有些波瀾。

想到這兒,小傢夥們不由得有些期待。

房間裡,厲薄深看著小傢夥們離開,轉身看向了床上的小女人,無奈地開口,“連他們都看出來我對你好了,你又是怎麼想的呢?”

熟睡的人自然不會給他反應。

看著江阮阮睡得正熟,厲薄深抬眸在房間裡掃了一圈,兀自在陽台的椅子上坐下,開始辦公。

不知道過了多久,房間裡突然響起了一陣動靜。

厲薄深放下手機,起身進去看了一眼。

隻看到床上的小女人似乎睡得不太安穩,眉心不知道什麼時候微微蹙了起來,嘴裡還唸唸有詞。

厲薄深下意識地往前走了兩步,想要聽清楚她在說些什麼。

“厲薄深,你為什麼不理我……”江阮阮的聲音裡滿是委屈,“我對你還不夠好嗎?”

聽到小女人口中的話時,厲薄深眼底劃過一抹愕然,眉心也猛地擰了起來。

他突然想起,這樣的情形,在上次他們出去度假時,也曾經發生過。

上次,這小女人也是這樣,喝多了酒,在夢裡委屈地質問他六年前的事。

六年前,這小女人對自己不夠好嗎?

厲薄深捫心自問。

很快便得出了答案。

六年前,江阮阮幾乎滿心滿眼都是他,又怎麼會對他不好?

自己卻是滿心惦記著報答傅家的恩情,對這小女人的示好視而不見。

那時她的心情,想必跟自己現在的是一樣的。

想到這兒,厲薄深又想到了自己剛纔對這小女人說的那句話,自嘲的扯了下唇。

確實,不是自己對她好,她就必須得看到的。

厲薄深緩緩俯身,伸手握住了江阮阮的手,眼底滿是歉然。

正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突然,小女人的眉心猛地蹙緊。

下一秒,江阮阮從睡夢中轉醒,掙紮著捂了下嘴,又很快放開,趴在床邊吐了出來。

厲薄深的手還抓著她的手,江阮阮嘔吐時,本能地收緊了手指,厲薄深冇來得及掙脫,冇能躲過,被她吐了一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