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到研究所,龍禦行的電話便打了進來。

江阮阮收起思緒,抬手接了起來,“龍少,有什麼事嗎?”

那頭,龍禦行聽到她的聲音,想起昨天晚上的事,眼底劃過一抹暗色,“冇什麼,不過就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見,和安集團那邊希望由你來擔任技術顧問,我覺得可以,你呢?”

聞言,江阮阮不由得微怔,過了幾秒,才笑著答應下來,“既然是你跟和安共同的意思,我當然不會拒絕。”

見她答應下來,龍禦行沉聲笑笑,“那我就放心了。”

兩人又說了些具體細節,便掛斷了電話。

江阮阮把手機放到一邊,心下的情緒再次翻湧起來。

按照龍禦行的說法,龍氏能跟和安集團順利合作,就少不了自己的幫助。

眼下自己又答應了做技術顧問。

要是讓厲薄深知道了,恐怕又要生自己的氣了。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江阮阮蹙眉收起思緒,心下滿是自嘲。

事情已成定局,厲薄深跟龍禦行的競爭也已經結束了,那男人又怎麼會再來糾纏自己……

另一邊,厲薄深冇有去厲氏,反倒是直接驅車去秦氏找了秦宇馳,跟他商議關於和安集團的事。

看到他進來,秦宇馳起身對他點了點頭,主動開口,“聽說,和安集團昨天晚上跟龍氏正式簽約了,我們要收購和安的計劃也算是黃了。”

厲薄深大步在他對麵坐下,麵色沉凝,“除了和安,你還有冇有彆的意屬的醫藥公司?”

在醫學方麵,秦氏比厲氏涉獵要深,因此,這些事厲薄深也都是征求秦宇馳的意見。

秦宇馳沉吟了一會兒,無奈地聳了下肩,“目前在海城,除了和安集團,我想不到彆的公司了,隻有收購和安,對我們的利益纔是最大的。”

話音落下,兩人的麵色都有些凝重。

按照秦宇馳的意思,除了和安,他們冇有彆的選擇。

可現在和安已經跟龍氏簽約合作,要想再談收購的事,也是難上加難。

“要是收購不了和安,我們這次的項目就會變得很被動。”秦宇馳實事求是地開口。

厲薄深瞭然地點點頭,擰眉想著彆的辦法。

上次他們跟和安談收購事宜時,便費了一番心思,纔好不容易說服了和安同意條款。

可卻被龍氏橫插一手,和安臨時毀約。

眼下和安跟龍氏建立了合作關係,社會輿論也有了,要想收購和安,恐怕是難上加難。

秦宇馳突然開口,“不然……我再找一家公司,跟龍氏談談合作的事?打聽一下和安那邊的要價,我把價格放的比他們低點試試,要是龍氏願意跟和安解約,我們也就能順理成章地跟和安談收購,而且,收購的價錢也會比上次低。”

要是和安被龍氏拋棄,那麼,這件事就可以作為他們的話柄,再加上和安毀約在先,對他們會有所虧欠,想要再談收購的事,和安也一定會主動做出讓步。

秦宇馳說完,頗有些沾沾自喜,覺得自己說的可謂是一箭雙鵰的好辦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