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自家好友的話,厲薄深眉心擰的越發緊,冇有立刻開口迴應。

秦宇馳半晌冇有等到他的回答,著急地催促,“我們的項目馬上就要步入正軌了,和安可是很關鍵的一環,要是拿不下和安,我們就隻能退而求其次了。”

言下之意,便是在質問厲薄深,他們秦氏也就算了,厲氏何曾做過退而求其次的事?

以厲氏在海城的地位,從來都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其他公司都是上趕著跟厲氏合作。

這次的和安,不知道是哪來的熊心豹子膽,不但跟厲氏討價還價,還在最後關頭毀約。

但凡換家公司,早就出手教訓他們了。

厲薄深這次卻是冇有一點動靜,看上去,倒像是準備要吃下這個啞巴虧一樣。

想到這兒,秦宇馳的眼底浮現出幾分揶揄的神色,“深哥,你在想什麼?這都不給和安點顏色看看?到底是什麼原因,能讓你顧慮這麼久?我可是聽說……”

後麵的話還冇說完,便被厲薄深沉聲打斷,“龍禦行能被龍家選中做龍氏的繼承人,他絕不是傻子,連你都知道和安是最好的選擇,他又怎麼會因為一時的利益,放棄和安?”

秦宇馳的聲音戛然而止。

聽到自家兄弟的話,又覺得怎麼聽怎麼不對勁。

什麼叫連他都知道?

難道說,自家兄弟居然覺得自己比不上龍禦行?

意識到這一點,秦宇馳頗為不忿,“他知道又怎麼樣,真要說起來,整個海城最大的醫藥公司,是秦氏纔對,要不是這次的項目我們也參與其中,供藥的事就該交給我們秦氏。”

要是龍禦行真的不傻,就該來找秦氏合作。

厲薄深聽出他的言外之意,知道自家兄弟是在賭氣,毫不留情地戳穿他,“就是因為龍禦行聰明,所以不找秦氏,以龍氏跟秦氏兩家的體量,但凡他們找了秦氏合作,秦氏少不了獅子大開口,他們還不好討價還價,而和安那邊,巴不得能跟龍氏合作,在利益上肯定也做出了極大的讓步。”

聞言,秦宇馳慢慢冷靜下來,想到自己剛纔說了什麼蠢話,懊惱地歎了口氣。

“確實,我看中和安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再者,和安集團比起秦氏,還有一個很大的優點。”

厲薄深不解地看了他一眼。

秦宇馳不緊不慢道:“和安不僅在中醫方麵有所涉獵,還掌握了不少西藥的科研技術,而我們秦氏,則是更多地鑽研中藥。看來,龍氏應該也是吃準了這一點,才找上了和安。”

隻是,能讓和安不惜違反跟厲氏的合約,不知道龍氏那邊到底給出了什麼好處。

厲薄深對和安倒是也做過調查,卻不知道秦宇馳選擇和安的原因是這個。

聽到他的話,也意識到了收購和安的重要性,不由得擰了下眉,“和安跟龍氏的合作已成定局,收購的事情,我們慢慢商量吧。”

這件事,恐怕他們一時半會兒很難找到什麼好辦法。

而且,他現在最頭疼的,也不是這件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