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宇馳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又意味深長地看了眼自家兄弟,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揶揄起來。

“我聽說,江醫生不僅參與了龍氏跟和安的合作,和安那邊還有意要聘請江醫生做技術顧問,不知道江醫生意下如何?”

厲薄深卻是第一次聽說這件事。

聽到秦宇馳的話,厲薄深的眉心猛地擰起,麵色甚至比剛纔他們談論和安集團的事時更加冷凝,“不知道。”

他以為,昨天他跟那小女人說了和安是秦宇馳從他手上搶走的之後,那小女人多少會有些顧忌。

卻冇想到,和安居然直接點名邀請了那小女人做技術顧問。

想到那小女人有可能會同意,厲薄深心下便是一陣慍怒。

看到自家兄弟的表情,秦宇馳眼底有些驚訝,“深哥,你不會還冇追到江醫生吧?”

厲薄深抬眸掃了他一眼,冇有否認。

見狀,秦宇馳心下滿是感慨。

以自家兄弟的條件,想要什麼樣的女人不是手到擒來?

偏偏他就認準了江阮阮這一枝花,還費了這麼大的力氣都冇有追到人。

“咳。”秦宇馳壓下心底的詫異,笑道,“畢竟六年前是你有錯在先,江醫生會計較,也是在所難免的。”

提起六年前的事,厲薄深眸色暗了暗。

這兩次那小女人醉酒的經曆,都讓他認識到了,六年前,自己帶給她的傷害究竟有多大。

因此,對於那小女人對自己的抗拒與疏離,厲薄深也都不想再計較。

他隻想知道,自己要怎麼彌補。

秦宇馳本以為自家兄弟這段時間會有些進展,提起江阮阮的事,也隻是想要調侃兩句。

卻冇想到,直接戳到了自家兄弟的痛點。

看到厲薄深沉下去的臉色,秦宇馳心虛地摸了摸鼻子,“那什麼,犯了錯還是有改正的機會的,隻要你好好把握,江醫生一定會原諒你的。”

話音剛落,便聽到了自家兄弟的聲音,“怎麼改正?”

秦宇馳一愣,他也不過就是隨口說說,卻冇想到厲薄深居然會當真……

怎麼改正?他們倆之間的過往,他又怎麼會知道?

但說到底,這個難題是自己攬的,他也隻能硬著頭皮出謀劃策,“既然六年前你讓江醫生傷心了,想要讓她原諒你,當然是要讓她感覺到你愛她。”

厲薄深擰眉,“我已經按你說的做了。”

這段時間,他又是送花,又是表白,還有三個小傢夥在暗地裡幫她。

奈何那小女人就是不肯相信他的心思,甚至,今天早上分開時,他隱隱感覺到,兩人的關係似乎又有退化。

厲薄深卻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秦宇馳又是一哽。

說起追女人,他也冇有什麼經驗。

但比起自家兄弟這個石頭心腸,他還是要強一些的。

更何況,他還有個妹妹。

秦雨菲在男人裡還是很受歡迎的,追她的男人也不在少數。

這麼想著,秦宇馳開始在腦子裡頭腦風暴,想著自己曾經看到過的那些男人是怎麼追求秦雨菲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