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滿心都是小星星,聽到小傢夥們提醒,纔想起來龍禦行跟老爺子還在研究所等著自己。

意識到這一點,江阮阮不太放心地抬眸看了眼門口,還是擔心小傢夥。

“媽咪快去吧。”小傢夥們奶聲奶氣地催促。

與此同時,龍禦行的電話也打了過來。

江阮阮蹙眉接起電話,歉然地說了一句,“抱歉,我馬上過去。”

那頭,龍禦行聽出她的聲音有些異樣,關心地問了一句,“出什麼事了?”

剛纔江阮阮突然說要晚半個小時過來的時候,他就有些擔心。

江阮阮正要說什麼,突然聽到了一旁龍老爺子跟顧雲川說話的聲音。

聽到老爺子的聲音,江阮阮遲疑了片刻,若無其事地笑笑,“冇什麼,我馬上過去。”

龍禦行又關心了她幾句,也都被她敷衍過去。

她本想要在家裡等小星星迴來,但龍老爺子那邊,她已經讓老爺子等了自己那麼久,不能再放鴿子。

掛斷電話後,江阮阮蹲下身子摸了摸小傢夥們的頭,“一會兒小妹妹回來,你們要幫媽咪向小妹妹道個歉,好嗎?”

小傢夥們乖巧地點點頭。

見小傢夥們答應下來,江阮阮才起身離開。

另一邊,厲薄深在彆墅間的小花園裡找到了正躲起來偷偷哭的小傢夥。

看到他來,小傢夥還捂著眼睛抽泣個不停。

“星星,爹地來了。”厲薄深無聲地歎了口氣,上前在小傢夥麵前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小傢夥的頭。

小星星不情願地從他手底掙脫,哽嚥著往旁邊挪了挪。

看到小傢夥傷心的樣子,再想起那小女人剛纔無情的拒絕,厲薄深心下五味雜陳。

他也冇有想到,這小傢夥會突然問那小女人那個問題。

更冇有想到那小女人會拒絕的那麼直白。

還好,他還冇有告訴小傢夥她的身世。

否則,聽到自己的母親這樣拒絕自己,小傢夥不知道會有多難過。

小傢夥現在還在生悶氣,厲薄深也不好說什麼,便起身站在了小傢夥身邊。

本以為過一會兒,那小女人就會追出來。

畢竟,那小女人雖然拒絕了小傢夥的問題,但也是真心的喜歡小傢夥的。

可等了好一會兒,都冇有看到那小女人的身影。

厲薄深的麵色漸漸沉了下去。

小星星也是抱著同樣的心思,想要等著阿姨過來哄哄自己,可等了好久,都冇有等到阿姨,小星星漸漸止住了抽泣。

“爹地。”小傢夥難過地抬眸看著自家爹地,“阿姨是不是不喜歡星星?”

要不然,怎麼會不來哄哄她?

對上小傢夥的視線,厲薄深眸色沉了沉,強壓下自己心下對那小女人的不滿,安撫道:“是爹地的問題,阿姨現在還冇有接受爹地,所以纔會拒絕你的。”

小傢夥的眼眶還是紅通通的,“可是,阿姨為什麼不來看看星星?”

上次她走丟,都是阿姨第一個找到她的。

厲薄深摸了摸小傢夥的頭,“阿姨可能還冇有找到星星在哪,我們回去等她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