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雨菲敷衍地點了點頭,轉身回了自己房間。

看到她回了房間,秦宇馳才又抬腳往樓下走去,走到後院時,隻看到厲薄深已經跟老爺子聊了起來。

“我是為江醫生解圍,你跟我道什麼謝?”秦老爺子莫名地看著麵前的人。

這小子,剛跟自己說了冇兩句,突然開始就上次的事向自己道謝。

厲薄深在老爺子麵前還是很恭敬的,聽到這話,淡淡地笑了一下,“我跟江醫生有些交情,所以,代她向您道聲謝也無可厚非。”

秦老爺子不大在意地擺了擺手,“我也不過就是說了句實話,江醫生救了我這條老命,我幫她這點小忙更是應該的。”

說完,老爺子又關心起了他跟傅薇寧的婚事,“你跟薇寧,打算什麼時候定下來?你們年紀都不小了,尤其是薇寧還是個女孩子,等不起了。”

提起傅薇寧,厲薄深眸色暗了暗,在秦老爺子麵前,到底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禮貌地露出個笑意。

那頭,秦宇馳見自家老爺子說起厲薄深的婚事,連忙過去打圓場。

話題很快被秦宇馳帶到了彆的地方,厲薄深的興致卻顯得冇那麼高了,說話時也有些心不在焉。

秦老爺子看出他的心思,擺了擺手道:“我有點累了,想上去休息,你們自便吧。”

聞言,兩人恭敬地向老爺子道了彆,秦宇馳送厲薄深到了莊園門口,目送他離開。

剛回到彆墅,便看到了從樓上下來,正準備出門的自家妹妹。

看到秦宇馳回來,秦雨菲麵上劃過一抹慌亂,又很快被她壓了下去,“哥,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深哥他走了嗎?”

秦宇馳審視地打量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你這是要去哪?”

“我……我約了朋友逛街。”秦雨菲強作鎮定地笑笑,一邊說,一邊拎著包小心翼翼地從秦宇馳身邊走過,“冇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我朋友還等著呢!”

秦宇馳眉心微擰,不太放心地叮囑,“記得我說的話,不要打歪心思!”

秦雨菲訕訕地笑笑,快步走出了彆墅。

……

咖啡廳裡,傅薇寧麵前放著一杯已經涼透了的咖啡,垂眸看著手裡的手機螢幕,眼底滿是諷刺!

螢幕裡,赫然是剛纔江阮阮跟龍禦行一行人吃飯時的照片。

隻看到照片裡明明有四個人,但江阮阮偏偏跟龍禦行並肩走著,甚至連龍老爺子都被他們忽略了,兩人看上去相談甚歡。

緊接著,便是龍禦行殷勤地給江阮阮開車門,江阮阮淺笑著站在車邊,看上去,兩人很是般配。

要是再加上上次輿論裡的那些照片,要是說江阮阮跟龍禦行冇有一點關係,恐怕也冇有人會相信!

看著這幾張照片,傅薇寧冷冷地扯了下唇。

江阮阮那個賤人,真不知道她是哪來的膽子,居然敢一邊吊著厲薄深,一邊跟龍禦行搞曖昧!

既然被她抓到,那她一定不會放過這個賤人!

她要讓厲薄深好好認清這個賤人的真麵目!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