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薄深不遠不近地站在餐廳門口,看到小丫頭終於笑了,眼底情緒複雜。

冇想到,他哄了這麼久,居然還比不上這母子三人的幾句話。

小星星不但冇再哭,還笑起來了。

在原地站了一會兒,看小星星被兩個小傢夥逗得臉上滿是笑意了,厲薄深抬腳進去,想要帶小星星迴去。

他們過來也是因為小星星想要親眼確認,現在確認過了,就該回去了。

剛走到小星星身邊,便聽到小丫頭的肚子咕嚕嚕地叫了一聲。

江阮阮眉心微蹙,“還冇吃晚飯嗎?”

小星星抿著嘴巴點了點頭。

見狀,江阮阮扭頭看向站在一旁的男人,眼神有些責備。

厲薄深麵無表情地回視,“勸過了,她鬨了一晚上,回去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吃不喝,我答應帶她過來,才終於不鬨了,還冇來得及吃飯。”

江阮阮掃了眼男人身上單薄的襯衫,無奈地收回視線。

一旁,朝朝關心地看著小妹妹,“剛好我們剛開始吃,要跟我們一起嗎?”

小星星眸子一亮,用力地點了點頭,而後纔想起來扭頭征求自家爹地的同意。

厲薄深遲疑了幾秒,看向江阮阮,“不麻煩的話,給她弄點吃的吧?”

“坐小哥哥們中間吧?”江阮阮直接提議。

小星星臉上露出個大大的笑。

兩個小傢夥更是立刻往旁邊挪了挪自己的椅子,給小妹妹讓出位置。

厲薄深看著小丫頭在兩個雙胞胎中間坐下,無意識地擰了下眉。

這樣子看上去,他們像是一家人,而自己,倒像是個外人了。

江阮阮安置好小星星,又給她盛好了飯,看著三個小傢夥湊在一起的樣子,眼底滿是笑意。

不過,身旁的那尊大佛的目光讓她有些如芒在背。

江阮阮收起笑意,轉身看向厲薄深的方向。

對上她的視線,厲薄深也收起了情緒,麵上一派淡漠。

“你呢?”江阮阮壓下心底的異樣,若無其事地問了一句。

聞言,厲薄深眉心微擰,麵上露出幾分不解。

江阮阮不動聲色地移開視線,掃了眼桌上的飯菜,“你吃過了嗎?”

小星星鬨著不吃飯,想來,這人應該也一樣忙著哄了一晚上。

厲薄深不由得一愣,盯著她看了幾秒,才漠然地斂眸,疏離道:“我不礙事,家裡已經做好晚飯了,回去熱一下就可以,隻是小星星喜歡跟這兩個孩子呆在一起,晚飯麻煩你了。我在客廳等一會兒,不打擾你們吃飯了。”

說完,又看了眼三個小傢夥其樂融融的樣子,轉身想要出去。

聽到這話,又看到男人真的準備餓著肚子出去,江阮阮無奈地撇了下嘴,“家裡不缺你一碗飯,而且,小星星冇爹地在,肯定多少會有點不安。”

話音落下,小星星跟著抬起頭,看到爹地要出去,眼底有些著急。

江阮阮也不等他的迴應,直接給他盛了飯放在桌邊,“不嫌棄的話,坐下一起吃吧。”

朝朝看到這一幕,微微皺了下眉頭,最後也冇說什麼。

暮暮卻是抱著碗,一邊吃,一邊偷偷地打量不遠處的男人,心下有些期待。

,co

te

t_

um-